重生后,我向病娇首辅提亲了(赵攸宁,江离)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向病娇首辅提亲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香知恨晚

简介:前世,赵攸宁忤逆双亲,不听劝阻,誓死嫁给心上人江离。因此双亲失望,哥哥婚事不顺,赵家沦为整个京都的笑话。……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大雪纷飞,她跪在赵家门口,正准备向双亲发下誓言。“父亲,母亲,女儿心悦…“赵家父母蹙眉看着自家女儿,生怕她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女儿心悦萧恒之,还请父亲母亲为女儿提亲。“周围哗然一片,萧恒之?当今皇上红人,如今是正三品的大理寺卿,也是日后的正一品首辅大人。

角色:赵攸宁,江离

重生后,我向病娇首辅提亲了

《重生后,我向病娇首辅提亲了》免费阅读

京都江府,赵攸宁躺在病榻上,枯瘦的身躯,苍白的脸色,时不时的伴随着几声咳嗽,她今年也不过二十岁,却犹如三十多岁的妇人般。

“夫人,先喝药吧。”坐在身侧的拂冬双眸泛红,手里端着药,一口一口的喂向赵攸宁的嘴里。

赵攸宁喝了没两口,又开始咳了起来,她伸手推开了药碗,她自己的身体如何,她心里是最清楚的。

她看向拂冬,低声说道:“这些年来,苦了你了。”

“小姐这是何话,奴婢能伺候您,是奴婢天大的福气。”拂冬眼中的泪水终究没有忍住,瞬间就滑落了下来。

“得叫夫人…”赵攸宁提醒着拂冬,嫁入江府时,她带了四个贴身女使,迎春、知夏、剪秋跟拂冬。

如今就只剩下拂冬一人在她身边,迎春生了异心,背叛了她,当上了江离的姨娘,没有她的庇护,不过半年,人就已经没了。

剩下三个女使都是好的,她也明白自己时日无多,便逐个将知夏跟剪秋都嫁了出去,就只剩下一个拂冬,不愿嫁人,非要留在自己的身边伺候。

“这劳什子夫人不当也罢,这些年来您……”拂冬带着些许哭腔说着。

“住口。”赵攸宁急时阻拦拂冬接下来的话,而因为她的着急,又忍不住咳了起来,这一次的咳嗽可比原先的要严重多了。

当赵攸宁将手中帕子放下,映入眼帘是一滩鲜红的血液。

“夫人!我去,我去找太医过来!”拂冬着急的站起来,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消失在赵攸宁的视线中,赵攸宁根本阻止不了。

……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眼前一片漆黑,赵攸宁感觉无比寒冷,犹如在冰窖一般,这便是地府吗?

倏然间,她感觉周围尽是一片雪白,她抬头一看,自己面前是一座偌大的府邸,牌匾上有着清晰的两个字“赵府”。

她正跪在雪地里,漫天飞雪,周围的议论声也纷纷的传入到了赵攸宁的耳中。

“你说这赵家三小姐是怎么回事,大冬天的跪在自家府邸门口。”

“听说是为了那江离…”

“呸呸呸,你可别瞎说,赵府家风甚严,岂会为了那江离做出这等事情来。”

“你这话就有点不对了,谁人不知那江离长得风姿潇洒,还是会试第一名,马上就殿试了,这江离别的不说,就光那容貌,拿个探花根本不是问题,这对江离倾心的女子还真不少数,没想到这赵家三小姐也是其中之一。”

“……”

听到这些,赵攸宁倏然清醒了般,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了许多的画面。

她清晰的记着这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也是让她最后悔的事情。

她跪在雪地里,乞求让双亲为自己去向江府提亲,双亲颜面尽失,哥哥婚事不顺,已经出嫁的赵家女,也变成了京都的笑话。

此刻她的膝盖有些麻木,她双手撑在雪地上。

不行,她不能再重蹈覆辙,不能再让赵家成为京都的笑话!

江离,赵攸宁想到他,嘴角忍不住轻扯了一下,眼角的余光却扫了一眼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那里站着的正是江离,心里下定决心,这一世不会再如他所愿!

江离戴着帷帽,根本无法看清他的真容,并且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赵攸宁的身上,自然不会有人会注意他的存在。

就在此时,赵家大门打开,两个身影出现在赵攸宁的面前,他们脚下的步伐犹如千斤重,每一步都十分的沉重费力。

“父亲,母亲,女儿心悦…”

赵家父母蹙眉,心跳如雷,可他们的眼神却十分的平静的看着自家女儿。

“女儿心悦萧恒之,还请父亲母亲为女儿提亲。”说完,赵攸宁直起身子,隆重的跪拜着自家父母。

听言,赵家父母瞬间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两人又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这萧恒之是谁?

乃是当今皇上红人,如今官拜三品大理寺卿,父亲乃一品镇国大将军,母亲跟宫中的太后是亲姐妹!萧恒之也是当今皇上的表兄。

这身份,这地位,便是公主也要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资格嫁给他,毕竟当了驸马,可不能入朝为官,就算入朝为官,大多都担任一些闲职。

周围的人听到赵攸宁的话,瞬间就犹如是炸开了锅。

“这赵家三小姐想什么,就凭她的身份,怎么配得上萧大人,萧大人可是连公主都拒了的。”

“她好大的口气,难不成以为求一下父母,就能为她去镇国公府提亲不成?”

“真是痴心妄想!萧大人可看不上她!”

“……”

原先看笑话般的众人,纷纷都停下来心思。

不少女子的眼神里,出现了嫉妒之意,将赵攸宁视为情敌,毕竟她的父亲赵佑德是正二品的官员,吏部左侍郎。

掌管天下文官的任免、考课、升降、勋封、调动等事务,并且吏部乃是六部之首,其身份地位很高,又加上赵佑德也才四十,这以后也很难说会不会更上一层楼。

“攸宁,你先起来。”赵佑德扫视了一圈周围之人,缓声说道,语气里有着一丝不容置喙。

赵攸宁乖乖的站起身子,赵李氏急忙的拉着赵攸宁:“你这孩子,你若是心悦萧大人,大可私底下跟父亲母亲说,冰天雪地的跪在这,这万一要是跪坏了身子怎么办?”

赵李氏看着自己女儿,责怪之时又忍不住担心。

赵攸宁低头不语,如果她重生回来的更早一点,她就不会跪在这里了,但上天已经是万分垂怜了,她的心里哪里敢想其他的。

“回府。”赵佑德说道,家丁们打开大门,等主子们进去了,再将大门关上。

周围看戏的人,纷纷也都散了一干二净。

而站在不远处角落的江离,衣袖中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通过帷帽,他死死的盯着赵家府邸。

身侧的书童低声提醒着:“公子…”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说些什么好。

江离收回了视线,轻轻的转过身,肩膀上的雪掉落在地上,微风徐徐吹过,透过帷帽吹向他的脸庞。

“走吧。”

一声落下,脚下的步伐也随之踏出,身后的书童也紧跟其身后。

                           

原创文章,作者:香知恨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9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