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琅,莫有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玄灵乱世录》最新章节

小说:玄灵乱世录

小说:玄幻

作者:梦的空白

简介:玄灵大陆,暗潮涌动,黑暗再次卷土重来……陆琅,妖孽之资,携带上古神兽麒麟之血脉踏入乱世……欺骗如何?背叛又如何?兄弟相陪,美人相伴,且看他如何搅动风云!踏平妖邪!

角色:陆琅,莫有道

玄灵乱世录

《玄灵乱世录》免费阅读

清晨,一缕缕晨曦铺满乌落镇,唤醒了人们奔波劳作的一天。

一位身着道袍的白发老者,正脚步匆忙的走在街道上,老者背着一个木箱,木箱上插着一面棉布做的旗子,只见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四个大字——命理占卜

“老道,桃花运能算吗?”一位过路人向道袍老者问道。

“没空,没空,没看正忙着呢嘛。”道袍老者不耐烦的回答道。

“本事不大,火气还不小,老子还不想浪费钱呢。”

道袍老者并未再理会行人,眉头紧皱,直视着朝阳,眼中竟奇异的泛着点点银色光芒,同时左手快速掐算着什么,嘴中自言自语道:“紫薇所指,星宿所向,晨曦挂金,微露锋芒。位置、日子应该都没错啊。”

道袍老者低头思索着,随即从背后的木箱中拿出一把地灵尺,默念口诀,地灵尺也是无风自转,最终指向东方。老者紧皱的眉头也是有所舒缓,跟随着地灵尺的指向继续行进着。

转眼间,道袍老者便已来到乌落镇外一处茂密的森林中,目之所及有一处用木头搭建的精致小院,院中小屋中隐隐传来一孩童痛苦的呻吟声:“木爷爷,我好难受,我要热死了。”

孩童约莫五六岁左右,身旁一布衣老人面露焦急之色,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一边出言安抚着孩童,一边用散发着莹莹绿芒的双手轻抵在少年胸前,忽的,布衣老者像是感受道什么,眉头微皱,旋即身体竟是凭空消失,再次显现时,已是出现在道袍老者面前。

“阁下是何人?”布衣老人问道。

“咦,化形圣兽,看来我是找对地方了。”道袍老者微笑道。

布衣老人神色微变,轻喝道:“木界·囚笼!”随着老人的轻喝,周围的大地瞬间被绿芒所浸染,一颗颗十几米高的巨木拔地而起,将道袍老者困入其中。

被困住的道袍老者并不惊慌,周身浮现出点点银色星芒,临近的星芒之间有着若隐若现的银色丝线相连,道袍老者右手轻挥,嘴中轻声道:“去!”。

随着道袍老者的话语,星芒散发的银光变得更加耀眼,以道袍老者为中心,向外掠去,携带着的银色丝线干净利落的切割着围困着自己的巨木,瞬间将巨木斩成数十断,断木失去了支撑,纷纷滑落在地上,发生声声巨响。

“星阵!星辰之力!你是天机宗的人?”布衣老人开口问道。

“都一把年纪了,火气怎么这么大?都不给我说话的机会。”道袍老者弹了弹身上的灰尘,自我介绍道:“老夫天机宗宗主——莫有道,幸会。”

“老夫木又寸。”布衣老人说道:“号称玄灵大陆最神秘的天机宗,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此时来寻我是为何意?”

莫有道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是为了屋内那个孩子来的。”

听到莫有道讲明来意,木又寸下意识的将身体挡在莫有道与木屋之间,一脸警惕的提防着莫有道。

看到木又寸的举动,莫有道不禁莞尔:“你紧张什么?你还担心我会害他?就他现在的状态,都不用我出手,用不了多久他自己就撑不住,爆体而亡了。”

木又寸神色激动的道:“莫宗主,你知道陆琅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对吗?你有办法救他吗?”

“那孩子叫陆琅啊?”莫有道点了点头道:“来不及解释了,你现在只能选择相信我,就不要拦着我了。”

木又寸神色还是有些犹豫,但情况紧急,此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终是让开了去路。

莫有道随即向屋内冲去,此时木屋内的少年早已晕厥过去,身体滚烫,红色、紫色、金色三种颜色在他身体表面交替显现。莫有道右手轻搭在陆琅手腕上,眉头微皱,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木又寸紧随其后赶到屋内,急切的问道:“陆琅他怎么样了?”

莫有道回应道:“还好你帮他护住了心脉,现在情况还不算太糟糕。”

木又寸也是松了口气,问道:“可有破解之法?”

莫有道淡淡的瞥了木又寸一眼,道:“你以为我来找他是干什么的,但在这里不行,我要带他去我的天道观。”

“我也一起去。”木又寸脱口而出道。

看着满脸关切之色的木又寸,莫有道也是点了点头,随后双手在虚空中轻点,点点星光在屋内勾画出一个六芒星阵,莫有道向木又寸点头示意,率先踏入法阵之中,木又寸也是抱起陆琅紧随其后,转瞬间,三人便被浩瀚星光所淹没,随着星光的淡去,三人均是消失在法阵之中。

银色的星光闪现,三人已是出现在一座道观门前,一块鎏金的牌匾悬挂于门屏之上,上书“天道观”。这天道观位于山涧之中,依山傍水,周围层峦叠嶂,景色美不胜收,如同世外仙境一般。

木又寸也是面露惊讶之色,感叹道:“好大的手笔,这便是真正的天道宗么,竟是隐匿在如此庞大的独立空间之内。”

莫有道介绍道:“此处乃是我天道宗的一处秘境,只有历代宗主才知晓进入之法门,跟我来吧。”说完率先踱步而入。

跟随着莫有道,木又寸抱着陆琅来到了天道观的九天八卦殿,此殿外表平平无奇,但走入其中,却是别有乾坤。

殿内四处皆是散落着银色光芒,地面上刻有一个巨大的八卦阵图,抬头望去,穹顶处竟是一片星空,九颗闪烁的星辰高悬于穹顶之上,排列看似随意,却又暗藏玄机。

“把陆琅放在八卦阵图中央吧。”莫有道向木又寸道。

木又寸点头照做,小心翼翼的将陆琅放在八卦阵中央,随后转头向莫有道说道:“好了,麻烦莫宗主快救救这孩子吧。”

莫有道抬头看了眼穹顶上的星辰,掐算了一阵,摇了摇头道:“还不是时候,放心,他现在还死不了。能给我说说这孩子的故事么?”

木又寸有些欲言又止,似是不愿提及过往,沉思良久,终是长舒了口气,释然道:“莫宗主即已识破我之本身,也就不再相瞒了,我本体为上古妖木,来自万灵渊,自打数十万年前那场变故后,随着神兽麒麟和四圣王的陨落,灵兽日渐式微,但底蕴还是有的,近百年也是涌现了不少惊艳决绝之辈,但失去了麒麟的震慑,大家都各怀鬼胎,变得像人类一样世俗功利,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头衔,内耗的厉害,老夫厌恶了那些尔虞我诈,便离开了那是非之地,打算寻一处僻静之所,颐养天年。”

看着眼前静静躺在地上的陆琅,木又寸脸色的厌恶之色逐渐散去,露出慈祥的笑容,接着道:“机缘巧合,我遇到了陆琅,他本是一个孤儿,却心地单纯善良,第一次见面时,他竟把我当做拾荒的老者,将仅有的一个烧饼让给了我,我能感受到他那发自内心的善意,从那时起,陆琅便一直随我一起生活,我们俩这些年相互照顾,也相互依靠,不是爷孙,胜似爷孙,过得甚是逍遥快活。”

莫有道暗暗点了点头,对木又寸此时的心境表示了理解,悠悠的道:“或许,不久的将来,万灵渊的内耗也可以结束了,你也可以回家了。”

“不可能的,那几派灵兽血脉都不弱,一个比一个高傲,谁也不服谁,短时间内很难分出胜负的,在这之前,我也不打算回去了,眼不见心不烦。”木又寸摇头苦笑道。

莫有道却是神秘一笑,道:“能不能成,多久能成,还要看他。”说完,目光却是落在陆琅身上。

“陆琅嘛?怎么可…….”木又寸刚要反驳,却是忽然想起什么,不可思议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原创文章,作者:梦的空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9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