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席爷怀里的小甜宝又乖又野最新章节,席爷,苏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席爷怀里的小甜宝又乖又野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钱多不知数

简介:[病娇+双向救赎+双洁+异能+巨甜+又欲又撩+女主双人格]席爷他总算找到了弄丢了十年的小甜宝,正当他准备强取豪夺之时,每至夜深,变得软绵绵的小甜宝主动钻进他的怀里,软萌奶糯又黏人。她一面邪魅如妖,让人闻风丧胆,一面缩在他的怀里,一秒不见他都哭得像个没人要的小可怜。后来有传闻,就因为某国某王子多看了席爷怀里的小甜宝两眼,举国爆发经济危机,某国君主连夜包机来到席爷跟前,跪求放过……

角色:席爷,苏甜

病娇席爷怀里的小甜宝又乖又野

《病娇席爷怀里的小甜宝又乖又野》免费阅读

“我于深渊中攀爬瞻望,只为某天能破淤泥而出,抖去尘埃,披荆斩棘而来,也能做一回你的盖世英雄。”

——

A国,御龙庄园。

这里是整个A国最大的庄园。

这里处处都是保镖巡逻,安保系统可以称之为铜墙铁壁,任何人都硬闯不得。

而此时,庄园因为一场意外刺杀,而陷入沉重恐慌。

卧室里,那张华贵的欧式大床上,这个尊贵的男人仿佛断了气儿,心脏位置中了弹药,正潺潺流血。

床上的男人容貌生得精致冷贵,深邃的眉眼雕刻出来的一般,夺目又惑人,那颜色冷白的肌肤,仿佛一个生自黑夜的吸血鬼。

从遭遇刺杀被送回庄园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心脏正中子弹,便是那位来自圣山医门的弟子都束手无策。

此时床边,一个穿着鲜艳红裙的身影立在此处,一双手指纤细白皙的小手翻飞施展秘术。

一双眸,艳瑰猩红,如魔如妖。

最后,一滴鲜红的血从她的指尖飞出,落在男人苍白的薄唇。

完成后,她那双冷艳瑰丽的眸轻抬,眸色恢复如初,鸦羽睫毛下的那双眸琥珀一般,清透明亮。

而那一滴血瞬间变成了一只红色的虫子,顺着男人抿着的唇瓣爬入,一路钻爬,停留在男人破损的心脏。

女孩儿缓缓勾唇。

秘术重新在她指尖翻转。

开始修复。

席沉清醒过来时,察觉有一只格外细软的小手在自己胸膛捣乱。

他冷眉一蹙,手掌用力钳制住她的手腕,黑眸掀开,视线里正对上那个女孩儿那双含了淡淡冷魅色的清瞳。

他的视线,微微有些怔住。

视线里这张小脸比他的巴掌还要小许多,五官生得精致冷艳,肌肤白皙细嫩,吹弹可破。

很明显视线里那个女孩儿因为他的突然清醒也愣了一瞬。

很快眸色收敛,嗓音散漫,道明自己的来路。

“席爷,我是您的助理花重金从特级联盟请来给您治疗的。”

特级联盟?

传闻,特级联盟人人都会一门秘术。

但,那是个杀手组织。

他眼眸微眯,一双黑眸略微带了些冷肆的打量,紧紧盯着她。

苏甜被他的目光盯得视线躲闪了下,正要起身后退。

也因为她的心虚躲闪,男人另一只手臂突然伸过来,用力圈着她的细软腰肢,困在自己的胸膛,让她没法逃脱。

腰很软很细,他一只手掌足以握住。

压在自己身上,整个身体都是软的,还很香,是甜甜的果香。

他动了动唇:“什么名字?”

她眨眼,面色如常回:“苏甜。”

男人的手臂不自觉收拢一点,眸色微闪。

“从前养过一只宠物,我喜欢叫她甜糯米团儿。”说完,他眸色就黯了下来,“不过我没保护好她,他们都说她死了,我不信,找了她十年了。”

她抿了抿唇,挣扎着动了两下,提醒:“席爷,我没兴趣听你讲故事,手拿开!”

男人轻声回:“手麻了,动不了,可能是麻醉针的后遗症。”

说话时,男人眼睫微敛:“后劲儿真大。”

苏甜:“………”

她撑着另一只胳膊,试着挣扎两下,但他力气实在不小。

“你别动。”席沉那双生得妖孽的黑眸盯着她看,缓缓地吐出两字,“很痛。”

薄唇被他抿得很苍白。

一副她一动就痛得要死了的样子。

真是好一个病美人。

如果腰上的那只手不那么用力的话,苏甜还真相信了他的鬼话!

担忧席爷的安危,刚听到屋里头有动静儿,阿大就赶紧开了门闯入看情况。

一进门就看见那个女人竟然大胆地趴在席爷身上!

那姿势分明是在……

阿大脸色一变,连忙呵斥出声。

“你在干什么?”

竟然敢趁机占席爷的便宜,这女人胆子也太肥了,不想活了不成?

这可是席爷!

年少成名就掌管A国第一大财团,手段诡谲阴狠,又乖戾无常!

要不是这女人来自特级联盟,自称是能救席爷的人,阿大绝不敢自作主张让任何女人靠近席爷半步!

有外人闯入,席沉这才扶着她的后腰,撑着另一只胳膊缓缓坐起身来。

男人精壮的躯体靠在床头,那张五官深邃立体的俊脸上,带着大病初愈的病态。

他还没放开,苏甜看出他是故意的,眸色冷下来提醒:“席爷,手!”

席沉无视了这个气势冷得要杀人的女孩儿,依旧用力搂着她的纤细腰杆,抬起了一双阴郁又慵懒的眸,虚弱开口。

“这几天庄园戒严,我重伤昏迷的事瞒着不准透露出去。这段时间,庄园里的人谁都不准出入!”

这话,明显是对进门的阿大说的。

阿大神情怪异地应了一声,走近一点才发现,竟然是席爷主动抱着那个女人!

苏甜听他这话挑眉,近距离看男人这张俊脸,真是白如瓷玉,一点儿瑕疵都没有,五官生得精致邪魅,那双深邃的眼又邪又冷,可真是一副看一眼就很想私藏的好皮囊。

“席爷的意思是,我也不能出入了?

席沉收回眼神,抿着没有血色的唇望着她,认真地说:“苏小姐,我的伤还没好。”

苏甜抬起眉梢:“所以?”

他道:“在我伤好之前,希望苏小姐能贴身照顾。”

苏甜的眉骨抖了抖:“……贴身照顾?”

拿她当佣人?

男人轻轻勾唇,很不客气地又添了一句:“最好是同吃同住。”

蛊虫种在他的心口,确实需要等三天的时间来彻底消融,才能保证他心口的伤完全恢复如初。

但……

同吃同住是什么个道理?

赖上她了?

席沉很淡定地眨眼,“大病初愈,日常饮食要忌口,以及万一半夜身体不舒服,苏小姐要负责任的,这个要求不过分。”

这么一说……

就连门口的阿大都觉得非常合情合理。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席爷这语气是故意在这女人面前示弱撒娇。

撒娇?

光是把这个词联想到席爷身上,都觉得好恶寒!

毕竟席爷的准则是,谁不服爷就弄死谁,杀人都不可能撒娇!

苏甜微眯魅眸企图把他看穿。

视线里的男人冲她轻轻眨眸,眸色深黑如墨,妖冶又邪魅惑人,苍白又俊绝。

还很羸弱无辜。

最终,苏甜沉重地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

妈的,这男人居然色诱自己!

.

.

.

双人格女主,一个很飒,另一个很奶很黏人,一会儿不见男主就哭唧唧。

甜宝是席爷的宝,席爷是甜宝的命。

苏甜vs席沉,cp名甜橙❤

本书为爱发电,写不长,多多好评来,你杠我不听。

                           

原创文章,作者:钱多不知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3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