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恋爱吗,挫骨扬灰那种》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温兮,项沉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谈恋爱吗,挫骨扬灰那种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生菜培根

简介:(双洁,追妻火葬场,恨爱交加,先虐后爽)温兮嫁给项沉舟三年,可以说是卑微乞怜。三年里她哭过求过闹过跪过,却始终捂不热他那颗冰凉的心。一次次的误会,一次次的羞辱伤害,他将她伤得体无完肤。她累了倦了,宁可葬身火海也不肯与他此生再见。五年后,她用新的身份新的脸孔携女儿归来,他手中牵着一个男孩拦住她的去路。“你眼睛很像我前妻,聊聊?”

角色:温兮,项沉舟

谈恋爱吗,挫骨扬灰那种

《谈恋爱吗,挫骨扬灰那种》第1章 跪下磕一百个响头免费阅读

“啪。”沉重的巴掌落在温兮的脸上,白皙的脸颊瞬间染上了红色的指印。

过于用力的巴掌让她险些站不稳,她往后退了两步,直到扶住东西才堪堪将身体稳住。

嘴角流下了鲜红的血,她的耳朵出现短暂的耳鸣,什么都听不见了。

她抬起脸,红着眼睛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声音嘶哑地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沉舟,你相信我。”

项沉舟俊美的面容此时有些扭曲,双眼迸发的怒意像是浇不灭的火焰,烧在了温兮的身上,让她感到焚心般的痛苦。

“跪下!”低沉的声音带着震慑的威力,项沉舟猛踢她的腿弯,迫使她跪了下去。

前方,是姚梦云的水晶棺。

温兮想要起身,被项沉舟一把掐住肩膀。

她立刻疼得叫出了声。

项沉舟捏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地将她的头按了下去。

只听‘碰’的一声,洁白的额头撞在地面上,疼得温兮流下了眼泪。

项沉舟冷酷的声音在她头顶响了起来,“今天你就跪在这里,给梦云磕够一百个响头赎罪。”

温兮浑身一僵,摇着头说,“我没有让人撞她,我不磕!”

“你还敢嘴硬。”

“我说的是真的,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

她爱了他五年,与他结婚三年,三年里她掏心掏肺,对他可以说是卑微乞怜。

她知道这段婚姻他极其不情愿,当初若不是她强求,他早就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

他恨她,怨她,这些她都知道。

她是犯贱了,才会对他这样执迷不悟,纵使明知他不会爱上自己,也不肯对他放手。

她以为她的真心和体贴,总有一天能捂热他的心,但是事实证明,是她太天真了。

三年啊,一千多个日夜,即使是块石头,也该有些温度了。

到头来,别说是爱情,他连一点信任都不肯给她。

见她始终不肯承认,项沉舟的脸色越发阴森恐怖。

“温兮,你不要考验的我的耐性。你现在就两条路,要么乖乖磕一百个响头,要么坐牢。你想清楚了,你若是坐牢,你那个残废的弟弟可就没人管了。”

提起温煦,温兮狠狠一颤。

一瞬间,她眼中的光像是熄灭了,只剩下心灰意冷。

“我磕。”最终,她听见自己说。

项沉舟将她松开,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

“一个一个数,少一个,就重新磕。”

他吩咐一旁的下属,“看着她。”

沉沉的脚步声走远了。

温兮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绝望地闭上眼睛。

紧接着安静的灵堂响起叩头的声音,一下两下,像是悲伤的音符。那每一次弯身,每一次叩首,都像是要抽走温兮身上的力气。

起初疼痛的额头,磕到后来,已经渐渐麻木。直到地面染上鲜血,鼻间传来血腥味,温兮才意识到自己的额头已经破皮流血。

眼前一阵阵发黑,她几乎快要看不清地面,消瘦的身子更是越发难以把握平衡,但是最让她难以忍受的,是腹部突然传来的刺痛。

那种疼就像是有人拿着棍子在她身体里搅弄一样,让她感到恐惧。

脸上的冷汗打湿了她的发丝,她咬紧牙关,攥住拳头,提醒自己要坚持下去。

“98。”她的脸色已经惨白。

“99。”冷汗几乎浸透她的上衣。

“100。”原本水润的下唇已被她咬得惨不忍睹。

结束的时候,她露出凄苦的笑容。

她想,这下项沉舟总该满意了。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温兮身形不稳地离开灵堂。

身上多处传来疼痛,久跪的双腿打着颤,只能勉强维持行走。

带着凉意的雨水砸在她身上,湿透的全身让人分不清哪些是雨水,哪些是她流下的冷汗。

她仰起头,看着密集的雨水从天而落。

那一颗颗似针的水滴仿佛每一个都刺在她的身上。

不知走了多远,她终于坚持不住,晕倒在地上。

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回到居住三年的家。

家里一切如常,可是她知道,她和项沉舟的关系已经变得比之前更糟糕。

姚梦云死了,开车撞人的司机一口咬定是受她指使,之后就畏罪自杀了。

死无对证。

温兮闭上眼睛,只觉得身心俱疲。

项沉舟一连几天没有回家。

这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大半夜。

温兮正睡得迷迷糊糊,他就压在了她身上,然后手直接从她衣服底下探了进去,紧贴她的皮肤。

“为什么你这么狠!为什么你这么恶毒!为什么!”

低沉的声音,带着冷意,甚至是,带着恨意。

仔细去听,不知为何还有一丝挣扎和失望。

温兮已经疲于解释,而项沉舟也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就堵住她的嘴巴,开始在她身上肆意发泄。

以前每次这个时候,她总是任他予取予求,可是今天,他太狠了,把她折腾很惨,她根本受不住。

情事过后,他下了床,熟练地打开床头柜,拿出药扔在她身上。

“吃了。”

那是避孕药,每次过后,他都要亲眼看着她吃下去。

三年来,一直如此。

他明知道她身体与常人不同,很难怀孕,但依旧不放心,因为他不想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温兮也早已不抱希望。

她拿起药,吃了。

项沉舟冷漠地离开房间。

无数次的身体交缠,却没有一次同床共枕到天亮,这就是他对她蚀心的冷漠。

她闭上眼睛,想缓缓身体的疲倦,这时胃里突然一阵翻涌。

她立马下床跑进卫生间,对着马桶不停干呕,就连刚吃进去的药片也呕了出来。

呕了很久,直到胃里什么都不剩才觉得舒服了点。

第二天一早,温兮去了医院,想查查近期出现的干呕晕眩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以为她可能是胃出现了问题,哪知道⋯⋯

“恭喜你,你怀孕了。”

医生的话宛如一道惊雷在温兮耳朵里炸开。

她浑身发颤,一时间分不清到底是震惊是喜悦还是别的什么。

大脑像幻灯片一样,飞速晃过她和项沉舟结婚这三年她为怀上他的孩子做出的事。

刚结婚的时候,她闹着要和他睡一个房间。

结果换来他一个月没有回家。

两人第一次时,他让她吃避孕药,她怎么都不肯吃。

他硬是把药塞进她嘴里,之后两个月没有碰过她,直到她哭着求他。

后来她耍小聪明偷偷把药含在嘴里,想趁他走后吐掉。

他发现了,又逼她吃掉,然后三个月没有和她说过话。

她怕了,乖了,从此什么都不闹了。

最根本的原因,是她对怀孕这件事死心了。

可是现在,她死去的心被一颗在她肚子里偷偷发芽的种子救活了。

                           

原创文章,作者:生菜培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8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