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帝少心头纵了一把火后,我跑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在帝少心头纵了一把火后,我跑了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猫爷它不黑

简介:【异能+团宠+甜宠+虐渣】誉轻鸾穿书成了恶魔反派的未婚妻,没活几章就被未婚夫厌弃,亲手咔嚓了的那种。为了保命,她摒弃恋爱脑,一心发展事业,带着家人狂飙在康庄大道上。谁料当初被她甩了的未婚夫他不干了。某天,一向清傲的帝少将人困在怀里,目光灼热:“你..为什么要悔婚?”她小声嘟囔着:“不是你说看见我就觉得窒息吗?”帝少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听错了,那是让你别再点火了,我缺氧。”

角色:

在帝少心头纵了一把火后,我跑了

《在帝少心头纵了一把火后,我跑了》第1章 这原主可真是太丢人了免费阅读

咕嘟,咕嘟….

誉轻鸾醒来时,就意识到了四周都是水,铺天盖地的涌入口鼻,呛得她意识混沌,几近窒息。

是有人正在按着她的头往水里扎。

惊恐瞬间弥散开来,她拼命地挣扎,扑腾着四肢,才发现虽然可以活动自如,却碍于按着他的人力气太大,手法太过精准,完全无力反抗。

怎么回事,她刚刚明明是一个人在浴室里洗澡,后来好像是太困睡着了,难道是家里有丧尸闯入?

不对啊,她住的地方,可是鼎鼎大名的科研城员工公寓,是5030年地球上最为安全的区域,怎么会有胆大包天的丧尸敢来她家造次?

而且她的异能呢?为什么在这里完全使不出来?

所以,究竟是哪个天杀的想要亡她!

就在她几近窒息,感觉自己几乎快要挂掉时,头突然被人大力提起,猛地冒出水面。

忽然呼吸到了新鲜空气,誉轻鸾整个人瞬间活了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耳口鼻都充斥着浓浓的消毒水味,她努力的调整,半晌才恢复了自主呼吸。

这才看清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宽阔的院子,四周种满了各种争奇斗艳的花卉,她身旁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里面澄蓝的水波还在剧烈荡漾着。

游泳池岸边散落着几张被打翻的椅子和一款玫红色的漆皮小包,里面的小金条口红、香奈儿果冻CC气垫、兰蔻粉底液之类的物品散落了一地。

……

还没等誉轻鸾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水面就倒映出了一张陌生的女人脸….

倒影中,那张脸挺漂亮的,妖冶、妩媚,精致的瓜子形,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浓密的睫毛根根分明,却悉数被水打湿,有点点眼线液氤氲在眼角。

咦?怎么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刚刚她看到的是谁的脸?哪个美女的?

刚想开口,刚才按住她的黑衣保镖忽然一把大力提起了她,像拎小鸡一样带着她走了几步,大力掼在了不远处的空地上。

誉轻鸾哎呦一声,侧头咳出了口鼻里残留的水,再次调整了下呼吸,刚想问问这是什么情况,就隐约听见了一道低沉清冷的男声:“这回够清醒了?”

她抖了抖耳朵,捋了捋额边湿哒哒的碎发,又伸手抹了下眼睛上的水,努力睁大眼睛,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

视线模糊间,就见不远处的花丛边,隐隐约约站着一抹峻挺的身影,穿着黑色的禁欲系衬衫,勾勒出了宽肩窄腰的身形,领口微微敞开,看不太清脸。

不过能感觉出来,身材很好,堪比杂志上的男模。

誉轻鸾下意识在手旁摸着自己的眼镜,想要看清对方的长相,摸了半天,也是没摸到。

她刚想开口问对方是谁,这究竟是哪儿,就听那个欺负她的黑衣保镖忽然开口:“泽少,要不要继续?”

男人轻哼了一声,示意保镖停手。

“回去告诉誉褚国,”男人声音里透着十足的强势和不容置喙,“如果再让誉家任何一个人跑到我面前来耍花样,别怪我不给他留情面!”

誉轻鸾整个人完全懵掉了,等等,他说谁?

告诉誉褚国?誉褚国不是她正在追读小说里那位和她同名恋爱脑女配的渣爹吗?

还有这黑衣人管对方叫什么,泽少?

电光火石之间,有什么灵光在她脑中一闪而过,“你….是霍墨泽?”誉轻鸾瞪大了眼睛,试图看清对面的人。

不远处人明显身形一僵,空气中有那么几秒的静谧,才听他的声音依旧低沉且冷厉,却稍微多了几丝疑惑,“又想耍花样?”

说完,男人就示意保镖上前查看誉轻鸾的状况。

誉轻鸾瞬间全明白了。

天啊,怎么会这样,她竟然穿进了自己前阵子正在追读的一部名叫《纯白斜阳》的古早言情小说里!

而且,还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那个对霍墨泽死缠烂打、疯狂嫉妒女主的恋爱脑作精富家女誉轻鸾!

苍天饶过谁啊…..

她誉轻鸾本是末世里的一位科研大佬,专门负责开发研究人体异能,因为近期丧尸不断入侵人类领地,时间紧迫,她不得不连续三、四天不眠不休的工作。

这天,研究工作结束后,她好不容易回家边看小说边泡澡放松下,结果就穿越了!

想到这里,她使劲眨巴着自己的眼睛,才明白刚才看不清不是因为近视,而是眼里进了水。

不过,她真有点怀疑进水的不是眼睛,而是脑子。

揉揉眼睛,她刚想看看这个在书里被描写成惊为天人、邪魅狂傲,世间少有的俊美男人长成什么样子,黑衣人却突然按住她的头查看了一番,转身走到远处的男人身旁,耳语了几句。

男人此时已经转过脸去,不再看她,只有冷厉桀骜的声音传来,

“回去告诉誉褚国,就算他找我爷爷也没用,联姻我不会认,你这种女人对我来说更是垃圾!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远处的男人说完,就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了。

而后,一脸懵逼的誉轻鸾就被黑衣保镖提起,拾起地上散落一地的化妆品,胡乱塞进包递给她,指着门口一辆黑色车的方向说:“誉小姐,是您自己走过去,还是需要我们帮忙?”

誉轻鸾这才勉强站稳,揉了揉还在发懵的脑袋问:“去哪儿?”

保镖面无表情:“送您回誉家。”

誉轻鸾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对,不管怎样,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一路上,她都在努力回顾着小说里的剧情,刚才的情景,应该是发生在原主20岁那年,一次友人的生日宴会上,霍墨泽也来了,而且还带了个女伴来。

那女伴其实只是他朋友家的妹妹,因为某些原因从小被养在了乡下,没见过帝都舞会什么样子,才受托被霍墨泽带过来凑个热闹。

结果原主一看到霍墨泽带了个清纯的小姑娘来,立刻火冒三丈,趁着酒劲儿,没几句就把人推下了游泳池,那姑娘不会游泳,被弄的呛了好几口水,很是狼狈。

结果,她这个傻逼行为就成功的惹怒了霍墨泽。

努力在原主记忆里搜索着她穿回来前都干了些什么,却只能捕捉到零散的记忆碎片,好像是她骂那女孩是狐狸精,勾引她的墨泽哥哥,加上小姐妹的添油加醋,她好像是上前强吻了霍墨泽…..

这才出现了霍墨泽暴怒,单独把她带到宴会的后花园,让保镖把一众人阻拦在外,让人将她按在游泳池里强行醒酒的桥段。

想到这儿,誉轻鸾忍不住捂脸,这原主可真是太丢人了…

                           

原创文章,作者:猫爷它不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8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