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针,可医天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沈淮安,陈建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有一针,可医天下

小说:神医

作者:我是桃花岛主

简介:善用针者,从阴引阳,从阳引阴。我有一针,可以起沉疴,可以断福祸,可以辨吉凶,可以决生死。我有一针,可医天下!

角色:沈淮安,陈建

我有一针,可医天下

《我有一针,可医天下》第1章 你还差得远免费阅读

西大,附属医院,急救中心。

被板车推进来的沈淮安浑身是血,奄奄一息。他隐约能够听到周围杂乱的环境里,医生迅速而有条不紊的指挥声,以及监护仪发出的,“滴答滴答”的响声。

这些医生里,有几个甚至是给他讲过课的老师。

就像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自己老师抢救一样,意识逐渐流失的沈淮安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死在学校附属医院的病床上。

……

头部的疼痛让沈淮安双眼睁开的十分艰难,车窗外光线刺眼,晃得沈淮安不自觉地用手遮挡了一下阳光。

“咦?能动了?”这会儿沈淮安才意识到,自己正坐在开往西大的公交车里。

“原来是场梦啊,真是虚惊一场…….”沈淮安擦掉额头的冷汗,喃喃自语道。

刚从老家回来的他,此时心里郁闷至极。

明明还未至假期,沈淮安却因为祖父病危住院被召回家中。

作为大家族中唯一一位医学生,虽然成绩差到快要被退学,但在疾病的治疗方面,他还是比家族中其他的亲戚更加有发言权。

但偏偏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仗着自己长者的身份,刚愎自用,根本听不进一个少年的意见。

主张早日转院的沈淮安也成了众矢之的。

直到祖父病情恶化,不幸离世。那些所谓“亲戚”,又回过头指责起沈淮安来。

“你学的是个什么医?这点病都治不了?”

“你行不行啊,不行别上了!”

“你怎么不早点给你爷爷介绍个好大夫?”

“你懂什么啊?都是你乱指挥,你这医学院怎么上的啊?”

“别以为学了几年医就了不得,你还差的远呢!”

……

那些人,一个个事后诸葛亮,早干嘛去了?

想起那些嘴脸,沈淮安就感到一阵恶心。他一脸嫌恶地皱起眉来,右手不自觉地摸向挂在脖子上的玉坠。

白玉石块未经雕琢却显得颇为圆润,形状犹似水滴,被最朴素的红绳维系,挂在颈前,隐隐还有些流淌之态。

“咦?什么时候多了道裂痕?”

沈淮安握着玉坠,手指在一条浅浅裂纹上轻轻摩挲,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酸楚凄怆来。

这玉坠本是他降生时祖父送给他的,他向来珍视,不想竟还是不小心有了损伤。这让沈淮安对故去的祖父更加愧疚、眷念。在家族的一众小辈中,祖父对他最是偏爱。如今祖父竟如此离世,沈淮安怎能不悲从中来?

忽然,公交车强烈地颠簸了一下,这感觉似曾相识。

霎时间,沈淮安一阵背脊发凉。原来,刚刚做过的梦里,自己所乘坐的公交车正是在强烈地颠簸三次之后,然后就发生了侧翻,酿成事故。而自己,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导致肝脏受到冲击,发生破裂,最后不治而死。

正在回想着适才惨烈的梦境时,公交车已经再次颠簸了一下。

“不会这么准吧?”沈淮安在心里暗暗担心道。

同时,他下意识地把身后的书包放在身前,护住了自己右腹。

如果一切如梦境般发生,那他至少可以救自己一命。

接着,第三次颠簸终于来了。

颠簸过后,一切如“梦境”而至。

公交车侧翻过去,沈淮安机警的把自己缩成一团,尽量做好了保护。

随着一声巨响,车内顿时传来无数的惊呼和哀嚎。

有了提前做好的防护,沈淮安总算是躲过一劫。

沈淮安从破坏严重的车座夹缝里艰难地抽出身来,检查了一下自己,还好,只是几处简单的擦伤。

本着保命要紧,能苟就苟的原则,沈淮安毫不犹豫地先从车内爬了出来。

脱离险境的他赶忙请周围看热闹的群众帮忙打了个120。随后,才又同着那些热心人一起,重新靠近损毁严重的车辆,试图再救些人出来。

车子变形十分厉害,虽然车上乘客不多,但几乎都或多或少地受了些伤。

医学生出身的沈淮安凭着自己皮毛一体的粗浅知识,把能处理的伤者都简单处理了一下。需要进一步检查的,也都交代给了个人。

唯独车上的司机没能应付的了。

因为他伤得太重了些。

司机的身子紧紧卡在驾驶室里,满脸是血,人也失去了意识。因为不好确定情况,沈淮安甚至不敢将他拽出来。只能暂且想办法观察状态,等待急救来人。

不多时,急救车赶到,几人合力之下,总算把司机安全救出。而沈淮安作为事故的见证者和司机伤情的第一掌握者,毫不犹豫地主动跟着急救医生上了车,汇报患者的情况。

“患者男性,40岁左右,呼吸心跳正常,瞳孔对光反射存在。皮肤表面除了头部有一处2cm长的伤口外,未见其他伤口和出血点。现在因外伤导致昏迷,考虑可能是颅外伤引起的出血。具体是硬膜下还是硬膜外还待进一步检查。建议入院查一个头CT。”

话音刚落,沈淮安听到一个声音问道:“你是医生?”

那声音颇为动听,虽然极为冷静,但却十分温柔知性。

沈淮安闻声看去,这才发现,急救医生竟是一个年轻美女。尽管脸上带着口罩,身子也被包裹在统一制式的白大褂内,但是仍然难以掩盖她姣好的容貌和傲人的身材。

“医学生……西大医学院的……”沈淮安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面对如此漂亮养眼的医生姐姐,单身了二十多年的沈淮安还是不免有些局促。

“学得不错……”那女医生头也不抬地称赞了一句,语气甚是平淡,手中抢救的动作不曾有一丝停顿。

可这已经足够让沈淮安得意一阵子了。他低头窃喜了一会儿,再抬头看时,女医生已经和另一名男同伴给伤者接上了监护仪,建立了静脉通道。

正如沈淮安汇报的那样,伤者各项生命体征还基本正常。

“我们是西大附属医院的,算得上是你师兄师姐。你要回学校吗?”这时,已经忙完的女医生问道。

沈淮安忙点头应道:“嗯,我刚从家里办了点事回来,今天还有场考试。”

“正好,顺路一道把你带回去。一起坐下吧。”女医生往里面挪了一下,腾出一个位置说道。

应邀,沈淮安小心翼翼地靠着女医生坐下。

如此近的距离让沈淮安心中狂跳,他一边叮嘱自己要目不斜视,又一边不自主地往女医生那边撇去。

但见她一头乌发在后面盘起,未被口罩遮住的眉目清秀无比,长睫毛随着一双大眼睛上下眨动。肤色本就洁白,此时因为刚刚搬运伤者活动过,正微微泛着淡红。

女医生专注地盯着监护仪,倒没有注意沈淮安的目光。

而沈淮安则也控制不住又多看了两眼。目光直往下走,划过玉颈、胸脯,最后停在胸前的名牌上。

“乔淼淼。”沈淮安吞了口口水,在心中默念道。

这一切却都被那名随行的男医生看在了眼里。

沈淮安抬起头来,正迎上那男医生杀人般的目光。

被吓得一激灵的沈淮安匆匆低下头去,躲避着男医生眼神的追杀。

“小兄弟不够注意细节啊,这患者口唇青紫,心电也有异常,应该平素还有心血管的问题。”男医生得意地说道。

这不是故意难为人吗?如此十万火急的情况下,人的注意力都不免集中在伤者严重的伤势上。换做普通人早已被血肉模糊的惨状吓得六神无主,像沈淮安这样,能把伤者刻下的情况描述得如此清楚,就已是万分难得。哪里还顾得上分析伤者平日是不是有什么其他问题。

况且,心电图……丫的是你们刚给他做上的,好吗?

沈淮安难以抑制心中忿忿,表面谦虚和善地应承了一声,心中早已是千万匹羊驼奔腾而至。

另一边,本来正专心观察伤者情况的女医生也察觉到了男医生的不怀好意,于是替沈淮安抱不平道:“陈建,他还是个学生,能做到刚才那样已经很优秀了。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工作三年了,就只会说个心电图有问题。哪有问题?心肌缺血?那些问题是这会儿应该在意的吗?”

那名叫陈建的男医生脸上登时没了得意之色。

见到美女医生替自己说话,沈淮安不由得心中窃喜,强忍着笑意,欠儿欠儿地往陈建那边看去,却正迎上陈建投来的愤恨目光。

看来这厮对这位姓乔的漂亮师姐有意思啊?

沈淮安不敢直视陈建杀人般地眼神,从心地低下头去,在心里揣测着陈建对乔淼淼地心思。

正在此时,乔淼淼忽然惊叫道:“不好!”

声音未落,监护仪已经开始发出了报警声。

沈淮安和陈建也一起看了过去,只见伤者的血压在不断地下降,收缩压瞬间已经骤降到了90以下。

而另一面,伤者的心率也在不断飙升。

“到医院还得多久?”美女医生乔淼淼问道。

“最少十五分钟。”

“陈建,准备生理盐水,先补液吧。”说着,乔淼淼已经给伤者吊上了一瓶液体,看来是补充血容量,防止患者休克的。

输注速度已经尽可能地调快,可患者状况依旧没有好转,甚至还在恶化。

乔淼淼盯着监护仪跳动的数字,满面忧色。沈淮安和陈建也都是一脸愁容,不知所措。

这时,沈淮安的脑海里响起一个声音:“毫针,刺内关、水沟、关元。”

沈淮安四下看看,见并没有人,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小子,你口袋里就有针,按我说的去做。”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沈淮安下意识摸向了自己裤子口袋,果然摸到了一包东西。拿出打开一看,竟是一包大小各异的针灸针,还是银制非一次性的。

这种东西沈淮安见过,但他死都能确定并不是他的。

“你是谁?”沈淮安脑海中闪过无数种猜测,但还是不能肯定,于是便在心中问道。

“你祖宗!”

“你祖宗!”沈淮安以为那声音是在骂街,心中恼怒,竟不自主喊出了声来。

“你说什么?”乔淼淼和陈建莫名其妙地看向沈淮安。

“没,没什么,可能太紧张了。”沈淮安慌忙解释道。

“你最好安静些,我们这边正着急抢救患者呢。”乔淼淼冷冷地说道。

“噢,好、好。”沈淮安答道,心中却已开始咒骂起那个声音来。

“小子,我劝你最好住嘴。”那声音显然对沈淮安的口吐芬芳颇为不满。两人于是斗起嘴来,一时间互不相让。

“住嘴?凭什么?不是你丫先占我便宜的吗?”

“你不想救那个病人吗?”

“不想。”

“那你不想给那个漂亮姑娘留个好印象吗?”

“不想……”

“口是心非。多好的姑娘,你不心动?”

“问这个干嘛,你有办法吗?”

“有。按我说的做,就能救回那个人。那样,那姑娘自会高看你一眼。”

“你是谁啊,我就信你?”

“我可是针道圣手。你爱信不信。”

“好吧,我承认,我想救那个病人。我只是医者仁心,可不是见色起意。”

“呵呵……那就按我说的做。”

“可我不会啊!”

“那你放松,我教你。”

说话间,沈淮安只感觉自己仿佛受着另一个意识的支配,在针囊里选了一根寸许的细针。接着,便往伤者方向走去。

“你干什么?”乔淼淼被沈淮安地样子吓了一跳,惊道。

“救人。”沈淮安头也不抬,右手握着银针,左手则向要刺的穴位上循按过去。

乔淼淼警惕地把他推开,说道:“你不能这么做,这不合法。”

谁知沈淮安身体本就不受控制这么轻轻一推,竟把他推倒了过去。那针囊顺势也便掉了出来。

乔淼淼看到针囊愣了一下,沈淮安已再次起身往伤者那边走去。

“臭小子,别自找麻烦啊?”陈建早就看沈淮安不顺眼了,自然不肯错过良机,拦在他面前说道。

沈淮安抬起头,看到陈建健壮的身躯,不禁有些退缩。

这一身的疙瘩肉,要是真干起来,恐怕自己要吃亏。

而且他说得没错,要是真给治坏了,自己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孔武有力的现实让沈淮安好不容易冷静了一点,谁料这时,陈建却嘴欠地说了一句:“你这小子懂什么啊?别以为学了几年医就了不得,你还差得远呢!”

                           

原创文章,作者:我是桃花岛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6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