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原来你这么飒!》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南平王,薛太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原来你这么飒!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白水

简介:她是别人口中又蠢笨又丑陋的司徒家大小姐,他是战功赫赫英俊潇洒的王爷,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因为太子的设计被迫结成了夫妻。在别人看来她能嫁给他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应该做梦都会笑醒,可是她却一直在谋划着怎么摆脱他,摆脱这个王妃的身份。

角色:南平王,薛太医

王妃,原来你这么飒!

《王妃,原来你这么飒!》第一章 中毒免费阅读

“启禀太子殿下,南平王去裴相家提亲了。”

“裴家怎么说?”

“没有同意。”

“行了,你下去吧。”

太子一挥手屏退了来报信的手下。

“算他裴靖识相。”太子冷冷的说着。

这时从屏风后转出一名女子,女子穿着一件大红的衣裳,美艳的不可方物,只是脸色却有些阴沉。

“恭喜殿下离抱得美人归又近了一步。”说话间女子走到桌前,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她紧握着酒杯的手关节泛白。

“怎么,吃醋了?”

太子转身一把将女子搂入怀中,然后将嘴凑了上去,就在嘴巴要碰到女子脸颊时,女子伸出一只手挡在脸颊前。

太子盯着女子的侧脸看了一会,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愿意嫁给我,区区一个裴岚音我又怎么会看在眼里。”

“我跟殿下只是合作的关系,希望殿下不要忘了这一点。”女子挣脱太子的怀抱向前走了两步背对着太子。

太子看着女子的背影一抹愤恨在脸上一闪而过,“既然是合作那么你让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到了,希望你答应我的事情也要做好。”

“放心吧,你要的东西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

“好,到时候让你的人配合我行动。”

“我明天会离开京城,后面的事你去找檀棋,她会配合你。”说完,女子推门而出,快步离开。

太子望着女子离开的背影愣愣的看了许久。

这时,太子的近卫走了进来,“殿下,皇后娘娘传话过来,皇上已经给南平王赐婚了。”

听了这话太子的脸上才露出一抹阴翳的笑容。

一个月后南平王府,今天是南平王大婚的日子,王府里张灯结彩,贴满了大红的喜字,但是整个王府却没有一丝的喜悦情绪,新郎官南平王正在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来祝贺的宾客也因为南平王的冷淡早早的散了去。

新娘司徒珺坐在大红的喜被上丝毫没有察觉到王府的异样,她还在一心的想象着稍后见到南平王的情景,喜帕下一张俏脸已经泛起了红晕。

不知道等了多久,外面已经寂静无声了,司徒珺悄悄掀开喜帕,此刻的房间里一片昏暗,显然她已经等了一天了。

突然门前有脚步声响起,司徒珺赶紧盖好喜帕,一双纤细白嫩的手不自觉的握紧。来人推门而入,凭着脚步声司徒珺判断这是个女子,于是她又掀开喜帕朝来人看去,只见一名丫鬟手里握着火折子正在点燃一根红色的蜡烛。

司徒珺很是失望,忍不住问那丫鬟,“你家王爷呢?”

那丫鬟听了司徒珺的问话连忙熄灭火折,回答道:“回王妃,王爷在书房会客,稍后就会过来。”

司徒珺心里有些疑惑,什么样的客人会选在这个时候来见南平王呢?

丫鬟见她不说话,悄悄的退了出去,重新关好了房门。

又过了片刻,司徒珺觉得自己有些疲累,她活动了一下手臂,可是手臂使不出半点力气,她顿时心里一惊,连忙试着活动身体,却发现身体也变得绵软无力,她立刻意识到自己这是中毒了。

司徒珺连忙运气,好在丹田之中一丝真气尚存,她先用这一丝真气护住了自己的心脉。

就在这时房门“吱”的一声又被推开,一个丫鬟提着灯笼和食盒走了进来,司徒珺忽然想到了什么,大声的问那丫鬟:“刚才进来点蜡烛那个人叫什么?”

刚进来的丫鬟被吓了一跳,“回王妃,刚才并没有人进来过啊。”

听了这话司徒珺狐疑的看了一眼丫鬟,见她不像说谎的样子,立即对她吩咐道:“马上通知王府的侍卫,就说刚才有刺客来过,让他们把好王府的大门别让任何人出去。”

也许是话说的急了,司徒珺一口血喷了出去,人也随之摇摇欲坠。

丫鬟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司徒珺,司徒珺昏迷前最后看到的就是这个一脸焦急扶着自己的丫鬟。

再醒来时,司徒珺已经躺在床上,旁边有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正用针在刺她的穴位。这老者穿着官服,司徒珺猜测这可能是太医院的太医。接着她的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只见除了晕倒前扶着自己的丫鬟外,一旁还有一名陌生男子,没有看到那个应该出现的人司徒珺有些失望。

见司徒珺醒来,老者起身向她施了礼,“微臣薛思明见过南平王妃,敢问王妃可知自己是如何中毒的?”

司徒珺吃力的抬手指向那支红烛,“我猜应该是那支蜡烛。”

薛太医立即拿出银针向那红烛走了过去。

而这边刚刚醒来的司徒珺暗自运功却发现身体里半点内力都使不出来,她心里惊慌表面却不动声色。

司徒珺看向站在一旁的丫鬟,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王妃,奴婢叫琉璃。”

“你扶我起来。”

琉璃连忙上前扶着司徒珺让她坐起身来。

这时薛太医回到司徒珺的身边,他告诉司徒珺蜡烛中并未查出有毒。

司徒珺抬眼看向那根已经燃烧了一半的红烛,然后转头看向房间里那个陌生的男子,“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回王妃,属下石青,是王爷的侍卫,王爷命属下前来协助王妃捉拿刺客。”

“你家王爷呢?”司徒珺淡淡的问道。

“王爷他……”石青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支吾了好一会儿也没说出南平王的下落。

司徒珺见状眉头一皱说道:“算了,你家王爷既然不想现身那就随他吧。我问你这段时间可有人出入王府?”

“回王妃,接到琉璃传讯属下就关了王府大门除了薛太医进了王府,王府不曾有人出入过。”

“好,你去给我查进我房间点蜡烛的丫鬟是谁,把她带过来,我有话问题。”

石青领命后,立即转身出了房间。

司徒珺又对着薛太医说道:“薛太医,你在为我诊脉的时候可发现了什么异样?”

薛太医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问,还是认真的回答道:“王妃的脉象弱了些,应该是中毒所致。”

顿了顿薛太医继续道:“要说异常嘛,倒是有一些,依臣所见王妃所中之毒十分霸道,但是现在却只在表里,王妃的心脉却没有中毒的迹象。”

“那薛太医可知这其中的缘故?”

薛太医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微臣不知。”

“发现中毒后我用内力护住了心脉。”

“内力?王妃是习武之人?可是微臣刚才把脉的时候并没有发现……”

“并没有发现我有半点内力是吧,我正想问薛太医,为什么我现在会内力全无,我中的到底是什么毒?”

薛思明沉吟片刻回答道:“刚才微臣并不敢确定王妃中的是什么毒,但是如果加上中毒后内力尽失的症状倒像是江湖上流传的一种名为七虫噬魂散的毒,这种毒的毒性极强,普通人中了这种毒当场就会筋酥骨烂而死,会武之人中毒则会内里尽失,接着会皮肤溃烂,如果没有解药的话七日后也会性命不保。”

“我中的就是这个七虫噬魂散?”

薛太医点了点头,“从王妃的症状来看确实很像。”

二人正说着,司徒珺突然觉得自己脸颊很疼,忍不住伸手去摸,手指触碰在脸上时竟然有肿胀的感觉,再低头看自己的手又红又肿的,“我的手怎么会这样?”看着太医欲言又止的表情和琉璃躲闪的眼神司徒珺心里一惊,急忙对琉璃说道:“拿镜子来。”

琉璃犹豫的看了薛太医一眼,后者向她点了点头,她这才忐忑的将镜子递到司徒珺的手里。

司徒珺接过镜子立刻被镜子里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只见她的脸上又红又肿十分的吓人,“薛太医,我的脸是怎么回事儿?”

“王妃用内力护住了心脉不受毒素侵蚀,但是皮肤却免不了要受毒素的侵蚀而慢慢的溃烂。”

司徒珺听了手里的镜子差点掉在了地上。虽然她生性豁达,可是作为一个女人,容貌被毁任谁都接受不了。

薛思明见状连忙安慰她,“王妃不必担心,我可以用药暂时压制住毒性发作,之后只要你体内的毒素清除,容貌也自然就恢复了。”说完从袖中拿出两个小瓷瓶交给司徒珺,一个装着护心丹可以帮她护住心脉,一个是冰肌玉露膏,帮她止住皮肤的痛痒。

“这两种药都是暂时压制王妃体内的毒素,想要清除余毒必须须要知道这七虫噬魂散是由哪七种毒物配制而成,然后才能配制解药,但是以微臣的能力无法在短时间内调配出解药,王妃若想要解毒,恐怕需要找一位叫莫重的江湖医生,此人医术极高,在用毒和解毒方面无人能及。”

“莫重”司徒珺重复了一遍这名字,她何尝不想找这个人啊,只是这人已经在江湖上消失两年了,她可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

随后薛思明走到桌前,提笔写下一个药方交给了琉璃,并且嘱咐琉璃,将药熬好之后晾凉,早晚为王妃擦洗皮肤,之后再涂抹上冰肌玉露膏,这样能保持司徒珺的皮肤不至于溃烂。

琉璃接过药方赶紧吩咐人去抓药。

随后薛思明告辞离开,临走前又向司徒珺强调了一遍自己的药只是暂时压制她体内的毒素,七日内一定要找到莫重来解毒,晚了的话即使毒被解了,肌肤也会因为溃烂留下丑陋的疤痕。

                           

原创文章,作者:白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6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