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邪尘》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叶尘,叶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剑邪尘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清水辣酱

简介:过去不可知,未来不可探,自一片混沌走来,逆时间长河而行。一剑斩前世,一剑定今生,一剑化未来。究竟是过去造就了未来?还是未来挽救了过去?

角色:叶尘,叶白

剑邪尘

《剑邪尘》第1章 紫衫女子免费阅读

东风带雨逐西风,大地阳和暖气生。万物苏萌山水醒,农家岁首又谋耕。

又是一年立春时,阳和起蛰,品物皆春,万物复苏。俗话说立春十五成三候,一候东风解冻,二候蜇虫始振,三候鱼陟负冰。

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便是指黎民百姓一年的生计依赖着这春天,春天劳心劳力辛勤耕种,才能在秋天获得一个好收成!春耕秋收,年复一年,黎民百姓的生活便是如此简单而纯粹。

每年立春时,青城都会举办一次祭神仪式,旨在祭祀神灵,以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这祭神仪式是乃青城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活动,只要是青城子民,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寻常百姓,无一例外都会参加。

三日后便是祭祀神灵之日,青城的街道上人流涌动,边儿上的小摊商贩用力叫卖着,妇女们背着小箩筐,牵着孩子的手,这挑挑,那捡捡,为祭祀仪式准备着…

这热闹非凡的喜庆气氛,着实是令人更加憧憬未来。与之格格不入的是,青城叶家祖祠内,一阵压抑的气氛充斥当场。

“三个月后的青城武擂就是我们叶家与莫家的决战了,我们叶家现在处境堪忧啊,若我们输了,我们的商铺下一年便要分出三成收益给莫家啊!唉!”

这莫家与叶家一样,都是青城之中的大家族。这两大家族可不简单,甚至可和青城城主府地位平齐。这城主府,只管理青城的平常事务,诸如维持秩序、监收赋税等,并不过多参与两大家族之间的事务,这也是两大家族得以发展至今的原因之一。

青城之中,除却以上三方势力外,还有一个仙宝阁。仙宝阁虽是一个做生意的势力,但却神秘无比,手下高手如云,就连青城周边的最强势力天剑山都不愿招惹。

两大家族间每年都会联合举办武擂大比,而这武擂大比的赌注便是各自所属商铺下一年的三成收益。

这武擂大比是两家年轻一辈的对比,因此参加者仅限十五岁以上二十岁以下。

半年之前,叶家处于这个年纪的年轻弟子中,数叶尘最为优秀,甚至能压莫家天骄一头。因此莫家在得知叶尘修炼出了岔子后,在城中大造声势,扬言必定打败叶家。

“哼,莫家欺我叶家年轻一辈无人,真是不把我叶家放在眼里!”

“唉,若是叶尘少爷……” 众人在提及叶尘时,皆露出一丝惋惜之色。

这时, 一名黑袍男子走进屋内,神色威严道:“肃静!今日召各位前来,是为商议三个月后的青城武擂,这一次,我们叶家只许赢不许败!”

黑袍男子非别人,正是现任叶家家主叶白,修为已达凝气境五重。

适时,一白须老头站起叹气道:“家主,如今我们叶家年轻一辈人才凋零,以前有叶尘少爷倒是无惧,可自从半年前叶尘少爷经脉逆转致丹田损毁…唉!”

白须老头此番言语引发了众人的唏嘘。

“经脉逆转丹田损坏,修为散尽,唉!”

“丹田损坏本就无药可医,纵使大罗金仙降世,也无法挽回了!”

“天要亡我叶家啊!”

半年前的叶尘,达到了融血境第六重,距离凝气境仅一步之遥,俨然是青城的天之骄子。

融血境,顾名思义,就是运转全身精血,将之灌注于人体骨骼、肌肉,从而使人的血液与肌骨至不分彼此,获得强大的体魄与肉身力量。

在武道一途中,有许许多多的境界,每一境界都有六重,而每一重也分初期中期后期以及巅峰。只有踏入融血境,才能称之为修士。

除了武道之外,还存在许许多多的领域,诸如丹道、器道、阵道等,但这些不过是小道罢了,多数都是依附于武道而存在的。

毕竟,武道修己身,而丹道等修的不过是外物罢了!只有自身强大才是根本,因此武道的发展远远超过其他小道的发展。通常来说,修炼指的就是修习武道。

叶白无儿无女,因此叶尘凭借强大的天赋在一年前就被叶白钦定为下一任家主继承人。这一决定,在当时得到了叶家上下一致认可。

但天有不测风云,半年前叶尘在宅院内修炼,不知为何,经脉突然逆转,造成丹田受损,修为散尽。昔日的天才继承人已泯然众人,迫于无奈,叶白只能另选家主继承人。

但由于叶尘与叶白关系匪浅,叶家上下仍称叶尘为少爷,只是大家心里都清楚叶尘无法继承家主之位了。

喧闹中,叶白忽然震声道:“肃静!难道没有了尘儿,我们叶家年轻一辈再无一人可挑大梁了吗?”

“家主,目前年轻一代弟子中,大长老之孙女叶凌雪、三长老之孙叶明杰最为出色,但目前也只是融血境五重。可莫家天骄莫云已达融血境六重,距凝气境仅一步之遥,两人远非其对手啊!”

叶白沉默片刻后,“传令下去,谁若能打败墨云,便纳入下一任家主继承人考核!在武擂中表现突出者,奖励灵石与赤血丹及元灵丹,奖励多寡取决于个人表现!”

灵石蕴含天地灵气,是修炼之人的刚需之物。这灵石根据蕴含的灵气浓郁程度不同,分为下中上以及极品四阶。

这赤血丹乃是融血境和凝气境修士常用的一种丹药,受伤后能够加速肉身修复。而元灵丹与赤血丹类似,都是恢复类丹药,不过元灵丹恢复的是灵力罢了。

命令下达后,叶家宅内,一片轰动,掀起了一番修炼狂潮…

大会结束后,叶白转身离去,朝着东方宅院走去,一路走得十分缓慢,似是在沉思着什么。

走到一座宅院前,叶白敲门,“尘儿,在家吗?”

宅院内响起一阵金铁交鸣之声,赫然是里面的人在对着铁桩练剑。

不一会儿,木门往里开了,一少年出现在叶白面前,只见这少年棱廓分明,身着青衫手执长剑,少年名唤叶尘。叶尘拱手作揖,“白伯,找我何事?”

“又在练剑?嗯,不错,经历挫折也不放弃。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白伯哪里话,嘿嘿,白伯请进。”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向院子里的石凳坐下。

四张圆形石凳围绕着一圆形石桌而立。石桌上摆放着一个果盘,果盘上仅有零星的几个并不新鲜的果子。

叶尘手伸向果盘拿起一个果子向嘴里塞去,嘿嘿一笑道:“白伯,我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若是不嫌弃就将就一下。”

“你啊,从小就懂事,从生活能自理开始,你便坚决不要丫鬟,洗衣做饭都自己干……”

叶尘望向叶白,似是看出叶白有心事,“白伯,可是为三月后的武擂大比忧心?可惜我如今丹田已废,无法帮叶家掠阵,唉。” 叶尘叹气一声,眼神中却并无悔惜之意。

“岂能不忧心啊!那可关系到我叶家的命脉啊!今日来,只是来看看你,果然如往常一样辛苦练剑,你倒是看得开!”

叶白顿了顿又道:“即使你经脉逆转无法修行,你也是我叶家的一份子。罢了,你好生歇息,我也该回去了。”

叶白深吸一口气叹道,而后转身离去。

“白伯慢走!”叶尘心中一暖,旋即回到房内。心中沉思道:“叶家待我不薄,如今叶家处境艰难,但我却有心无力。以我如今这个样子,没有修为支撑的剑术,威力又能大到哪里去?日后如何去寻爹娘?”

随即叶尘盘坐在地,细细思考着半年前修炼时经脉逆转的情形。那一夜,叶尘在院落内默默运行着叶家的祖传功法——烈阳诀。

众所周知,功法修己身,武技修招式。这烈阳诀品阶虽只是黄阶高级功法,但放在青城之中,亦算是顶尖功法了。

就在功法运转到关键时刻,叶尘忽感魂海被一物体洞穿,便是这时,叶尘经脉突然逆转,丹田崩坏,从此修为散尽。更为诡异的是,之后叶尘便感觉到灵魂极度虚弱,比以往更加嗜睡。

叶尘之后不是没有内视过自身魂海,但其魂海内充满了灰蒙蒙的气流,无法探知,与之前澄澈的魂海大相径庭。

魂海与脑海不同,人们常说的脑海,指的是人的思想或是大脑处理感官信息的地方。而修士常说的魂海,比脑海要重要的多,是人灵魂栖居之地,是生命的根本!

夜深人静,院外的野猫尖叫不停,叶尘仿佛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一个月里日月交替,而叶尘丝毫未动。修行之人修炼时,能汲取天地之间的灵气,因此一个月不吃不喝倒也不算什么。

其实,叶尘入定后,叶白曾派一老仆来让叶尘参加青城的祭神仪式。不过那老仆敲了敲门,院内并无应响,便回去禀告了叶白。

叶白心生疑惑,便赶往了叶尘宅院内。入院后,只见叶尘似是一名老僧,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是进入了入定状态。灵气缓缓流入叶尘体内,叶白心中大为震惊,按理说丹田损坏又怎能吸收灵气呢?

在这关键时刻,叶白并未打扰叶尘,缓缓退出了宅院。这祭神仪式对靠天吃饭的黎民百姓的确是不可错过的!但对于修士而言,却并非如此。

叶白走后不久,突然间,叶尘眼眸一睁,运功而起,令人震惊的是,其运功方式竟然与世人运行经脉的方式大相径庭,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反。

叶尘边运功心中边沉思:“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故物或损之而益,而益之而损。阳之极是为阴,阴之极是为阳,阴阳相生相克,万物周而复始。犹如这日月交替,人体经脉中,逆转是为阴,顺转是为阳。既已经脉逆转,何不逆转到底!”

陡然间,叶尘感受到喉咙一丝微甜,但其神色坚定。熟悉叶尘的人都知道,他人虽俏皮,但悟性极高且修炼刻苦,只为早日寻回他的爹娘。

他尚在襁褓之时,便被父母托叶白照顾,而其父母,至今没有消息。

叶尘继续反向运行功法,突然感到似乎被无数蚂蚁啃食全身血脉。不一会儿,叶尘眼睛和鼻孔流出了鲜血。就在叶尘意志快要沉睡时,叶尘脑海中浮现了一剑眉中年男子和一温婉女子…

“这半个时辰无论如何都得坚持下去,啊!给我逆!”叶尘心中咆哮道。

半个时辰后,叶尘七窍流血体无完肤,但却嘴角微掀道:“终于成功了!就是不知道这逆行运转经脉与顺行会有何不同?”

随即叶尘内视自身,发现自身原本损坏的丹田竟然消失了,更诡异的是,丹田处出现了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两条鱼口尾相衔,俨如一副太极八卦图。

按理说,修仙者需要运转丹田才能吸收天地灵气,而这阴阳鱼所构成的丹田竟在自主吸收天地灵气。

叶尘倒吸一口凉气:“这…我丹田之处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会是阴阳鱼?竟在自主吸收灵气!也不知这阴阳丹田还有何妙用,看来日后还需慢慢探索!”

随即,叶尘想起自身一片灰蒙蒙的魂海,心神转瞬即开始进入自身魂海。与之前不同,在魂海变成灰蒙蒙之后,叶尘的心神便再也无法探查感知自身魂海。

心神所化的小人走进魂海,叶尘望着那灰色气流,眉头微蹙:“嗯?为何魂海内的海水接近枯竭,却充满了这灰蒙蒙的气流?也不知我这魂海为何变成这样,兴许和半年前那件事有关!”

说是魂海,其实也不止有海,也有些许陆地海滩,只是面积不大罢了。

叶尘边飞边观察这气流,叹息道:“罢了,到魂海中心看看吧”

临近魂海中心,叶尘瞳孔一缩,一本古朴的灰色封面书籍出现在其眼前,灰色气流绕其缓缓流动。

“这…这是何物,难道说灰色气流是此书所产生?” 叶尘眼中掠过一丝惊讶神色,但很快便恢复正常。随即谨慎的走向灰色古书,用其小手触向古书。

霎时间,古书散发出一种亘古的气息,将叶尘震退。然而,古书却未曾打开。此时,一道紫色倩影突然出现,只见这紫衫女子肤如凝脂吹弹可破,双腿修长双峰傲人,看一眼便令人血脉喷张。

                           

原创文章,作者:清水辣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6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