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不歇》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赵寻乐,吴开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暴雨不歇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阿大

简介:赵寻乐头一次听到许珹的名字是在宿舍,偶然听到那两个室友在讨论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再见许珹,有一句话不合时宜的跳到赵寻乐的脑海中,“他喜欢又高又瘦,对他哭的。”AS动画公司成立十周年,周年庆那一天《阿谁》全国上映票价全免。十年之间,AS的动画水准国民有目共睹,全免消息一放,网友感叹这是要扶贫。人坐影院,大荧幕上缓缓出现第一行字,“谨以此片献给我爱的姑娘。”众人恍然这哪是扶贫明明就是杀狗。

角色:赵寻乐,吴开诚

暴雨不歇

《暴雨不歇》第1章 今年春节贺岁档动画免费阅读

办公桌后面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雪花簌簌,随风飘扬,在半空中形成一个漩涡状,最后又洋洋洒洒散落各地。

赵寻乐的食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子,如果没有扰人清静的手机铃声也算的上是一个美好的下午。

办公室里循环播放着一首纯音乐,每次到高潮部分就自动被掐断,然后下一秒,又乐此不疲得从头开始。

赵寻乐任由吴开诚特定的来电铃声响了半天,待到对方疲惫,赵寻乐拿起手机,发现沈阿姨刚刚给她发了一条信息,问她回家的机票有没有买。

赵寻乐发了个没过去后,对方很快就发来了一个快有十几秒的语音。

“放假了吗?回来的票买了吗?你爸已经在看票了,要是没买,我让你爸给你买……”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赵寻乐掐断语音。

“进。”

“乐姐。”

赵寻乐将手机放到一旁,走进来的是吴开诚的助理,明知故问:“什么事?”

“吴总刚刚打电话过来说,说设计图纸还得改。”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赵寻乐已经见怪不怪了。

“说是不够大气。”

“呵。”

小助理不敢说话了,要说他们工作室,是谁都能和吴总开两句玩笑,但在赵副总面前大家还是遵循一个原则做人要降低存在感。赵副总的一个眼刀是真的剜的人生疼,眼睛线条如刀锋锐利,内外眼角收尾尖,遮瞳,略微的三白眼,这一眼瞥过来,多冷啊。

“就是最大的那一幅李导演还说有点问题,说是主墓室的壁画还是要大气恢宏一点。”

“嗯?没了?”

“其它的只需要改一些细节就好了,不够完美。”助理越到后面的声音越小。

“哼,不知道我还以为我在给他建墓呢。”

这单是吴开诚找关系接的,和以往的工装室内外壁画都不太一样。虽然没有一个甲方不是事儿逼,但绝对都没有这单的甲方事那么多,接的是剧组内景。那种大制作的正剧剧组也找不到她们,而小剧组的压根也不需要什么好内景。吴开诚接的这部也不是什么正剧,一个算得上大投资的网剧,盗墓IP改编,近几年盗墓IP是卖的风生水起,这种投资小回报大的项目一向是资本喜闻乐见的。

这次的投资绝对是大手笔,赵寻乐听吴开诚说是为了捧一小花,小花带资进组,大佬在背后砸钱,所以导演决定干票大的,要从质量到剧情比起以前的流水线生产要有质的飞跃。

这小说原IP赵寻乐当年高中也曾熬夜看完过,她是不记得有什么女性戏份重要的角色,这一加戏能拍出个什么东西来?赵寻乐完全不期待导演能拍出朵花来,关键破事还这么多。

助理听赵副总这么说也不好接话,给甲方建墓这种事说出来到底不太吉利。

“你跟吴总说一声我来改。”

“好,那乐姐我先出去了。”助理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赵寻乐在工作室也算的是一个挂名的副总,她和吴开诚的工作很分明,一个主管内,一个管外,对外交接的事情全权由吴开诚负责。吴开诚是她大学的直系师兄,研究生时期要出来单干,赵寻乐听说了没想多就跟着他学校工作室两头跑,如今三四年过去,工作室也小有规模。

工作室有个不太艺术的名字,叫做灰泥。灰泥这两个字是赵寻乐取的,原因也不复杂。

湿壁画兴起于十三世纪的意大利,是一种十分耐久的壁饰绘画,制作时先在墙上涂一层粗灰泥,再涂上一层细灰泥,大型的草图描上去,再涂一层更细的,这就是壁画的表层。

湿壁画的意大利语叫Fresco,原意是“新鲜”,这个词抓得赵寻乐心痒痒,就这样把工作室得名字给定了,她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唯独对壁画算是长情。

这图赵寻乐实在是改不下去,看着就恼火,那些“其它的”细节她交给了下面的人去完美。

“欸,乐姐。”

赵寻乐拉开办公室门,小夏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

“吴总回来了就说我出去看材料了。”

“啊,好。”

“什么事?”

“乐姐,这是行政送来的,插在你办公室那个空的花瓶里。”

“这是什么?”赵寻乐抬眼看过去,小夏的手上是几根褐色的木枝,根部被保鲜膜裹了几层。

“雪柳干枝,有枯木逢春的象征,这马上不就要过年了,又要开春了,也算是应景。”小夏语气轻快。

赵寻乐没话说,“行,你帮我放那吧。”

“还有,外面雪下大了,别梅杜萨让跑出去。”

“好。”

梅杜萨是赵寻乐养的一只缅因猫,平常赵寻乐就将它放养在灰泥。

事儿逼甲方的要求不外乎要追求完美,贴合历史,剧中的那座古墓是商朝后期的,亏得这导演又读过两本书,说要符合的青铜时期的盛况,各种乱七八杂的图案杂糅一团,彰显气派。但是原著压根就不是这么描述的。

她原本是依着原著描述的设计,对方一再不满,然后提出新要求。

赵寻乐开着车在城市瞎转悠,雪还没积起来,也不怕轮胎打滑。

年关将至,中环城这一块甚是热闹。

从车里走出来时赵寻乐裹了裹大衣,一直在室内没觉得有什么,这走了两步路后,外面的风还是阴嗖嗖的。

路口边就有一家奶茶店,赵寻乐自掏腰包请工作室的那群人喝杯热乎的。

腊月二十五,像他们这种小作坊肯定也不会逼着人上班到年三十,话说今年也是个例外,这电视剧元宵节过了就要开机,而她们到现在墓室的图纸还没定,肯定有些来不及。

灰泥头一年成立的时候根本没生意,光寒假吴开诚就放了快有一个多月,她当时还觉得她大学的第二次创业又要以失败告终。

人流攒动,气味混杂,赵寻乐没什么表情拿着小票单往外走,奶茶店的隔壁有家烟酒小超市。

“拿包peel,葡萄爆珠的。”

赵寻乐就地蹲了下来,葡萄味的抽起来像糖,有一丝丝的甜意。

仰起头,烟圈随风化开,购物城有面巨大的LED屏幕,屏幕上放着动画,3Dcg风,随眼一瞟这成本就贵出天际。

大年初一敬请期待几个大字出现在屏幕的最后一幕。

今年春节贺岁档的动画。

在这寸土寸寸金的市中心租一面广告牌,一放就是循环一整天。

说到底,是和三年前不一样了。

富的流油。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短短的一分钟宣传片勾起了赵寻乐的心弦。

寥寥几笔依稀还能看出那个人的画风。

AS动画公司在几年前还籍籍无名,直到三年前的春节档,一部动画如同一匹黑马,杀的人眼前一亮,任谁都没想到一部动画片竟然拿下了那年春节档最高票房。

赵寻乐当年看的是首映,剧情够中二也够热血。

那部动画最初的构思也是在某人最中二的那个阶段初现雏形的。

天赋是个让人嫉妒无比的东西。

手机在大衣的口袋里震动,赵寻乐捡烟头在地上碾灭,随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乐姐,是我。”

“我知道是你。”赵寻乐头疼,电话那头的是吴开诚的助理,她思考要不要将这助理和吴开诚换成一个手机铃声,“吴总回来了?”

“嗯,他问你去哪了?”

“我……”

“把电话给我,我来跟她说。”

赵寻乐听着电话那边的杂音。

“喂。”

手机辗转反侧大概到了吴开诚的手上。

“图都没定下来,看什么材料啊?”吴开诚的大嗓门。

“那图你来改,我是没得改了。”赵寻乐也只是随口说说,也没真打算撂担子不干。

“唉。”吴开诚在那边叹了一口气。

“那导演就是个傻逼。”赵寻乐舔了舔后槽牙。

“诶诶,师妹,话不能这么说啊,这些都是金主爸爸,虽然这个剧组上至导演下到制片人的一些想法是够傻逼的。”吴开诚显然也被折磨得不轻,之前那些文化建设大多政府拨钱,为之美观也没太多事。至于室内装潢都是小家小户没那么难缠,刚刚那一稿已经是打回来的第十八次的。

赵寻乐也知道吴开诚为什么要接这一单,来钱快,要真是在这方面开拓了市场,肯定要比文化墙政府工作赚得多。

“这次你再拿第一版的改改交上去,不行再说。”吴开诚估摸着人早忘了第一版是什么样子了。

“嗯。”

“还有就是……”吴开诚迟疑了会。

“说。”

“那些壁画之前不是说要青铜的吗?导演刚刚打电话说全改成仿铜的。”

“什么意思?”赵寻乐愣住了,“耍我们玩呢?”对方不差钱,所以一开始双方商量的就是铜锻,如今口风一转变成仿铜算什么?

“他们这剧肯定是要加特效的,所以干脆就全由动画公司负责了,特效一加啥材质都看不出来。”

“靠,那特么特效一加还需要我们吗,他直接找动画公司给他设计团,全加特效不就完了吗?”赵寻乐深吸一口气,话锋一转,“你忍了?”这么一改钱最起码就折了一大半,吴开诚第一个不能接受啊。

“肯定没,合同摆在这呢,晚上那导演弄了个饭局。”

“跟哪家合作?”国内电视剧的特效近年有一个趋势,就是越来越不如之前,敷衍了事,赵寻乐也不知道这不靠谱的导演找了哪家特效公司。

“AS。”

赵寻乐下意识的撇了撇嘴,嚯。

“这家动画公司的老板是叫许……”

“许珹。”

“对,就这名。他还是是跟我们俩一个学校出来的吧?也是我师弟,算起来他是不是跟你一届的?”

“是一届的。”

“人家现在做得可比我们大多了。”

“人比人啊……”

“没事的话,我先挂了。”赵寻乐打断,吴开诚这几年在酒桌上养成的臭毛病,年纪轻轻却絮叨得要命。

“等下,你晚上还回公司吧?”

“回。”

奶茶店的两个小哥一人两只手提着满满当当的奶茶走了出来,赵寻乐没再犹豫将电话挂断。

赵寻乐打开后备箱朝他们道了声谢。

                           

原创文章,作者:阿大,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6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