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至尊传》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陆生,鲍爷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修仙至尊传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倪三七

简介:万年前,仙落帝陨,神魔轮回断,修仙长生绝,无尽的大恐怖与大谜团。万年后,流星散落,至尊降世,踏碎六道,不服者皆杀无赦,陆生无上崛起,刀光剑影,杀机纵横!打爆诸天万界,终结一切混乱,挥剑斩尽长夜。从凡人到最强修仙至尊的故事开始了。赋诗云日月轮转如干戈难换,苍云白马似如梦如幻一场征战却得浮生涣,几多伤痛使过往难断风起天澜前尘光阴短,青梅竹马随刀戟声乱战意冲霄剑指身前暗,枯骨红颜念守荒冢畔

角色:陆生,鲍爷爷

修仙至尊传

《修仙至尊传》第1章 飞雪免费阅读

十岁的陆生,步伐轻快,身姿挺拔。

恰风华正茂,朗朗少年,携着霞光,所过之处,让冬日更显得明媚。

面容清秀,看起来人畜无害,十分乖巧的陆生,又来后山给大叔送酒。

自从遇到的大叔,已经有三个多月时光过去了。

出生前就父亲离世的小陆生,在一次上镇赶集的时候。

小陆生失足从后山的斜坡滚了下去,这一滚可就滚出了和大叔缘分。

后山雾气浓郁,陆生翻滚出去,身受重伤,但遇到了这个邋遢的,满身酒气的大叔。

怎料大叔是个仙人,伸手一点,就治愈了小陆生的伤势。

陆生为了报恩,这段日子,时常为大叔带酒。

山路崎岖,野兽四伏,大叔见陆生气血充沛,所以也会教陆生一些拳脚功夫。

再有一月,便是年关将至。

冬至时节,连后山的雾气都是灰蒙蒙的,学堂内,小陆生和狗壮结下了梁子。

老先生摇头晃脑着,口中吟诵之乎者也。

狗壮也摇头晃脑,但被肥肉挤得只剩下条缝的小眼睛,却是斜瞟着窗边的小陆生。

不知在动些什么歪心思,总之就是不会让小陆生好过。

因为狗壮是村里大财主的独子,平日里横行霸道,就喜欢欺负同窗取乐。

陆生不服软,总是和狗壮对着干。

于是,对于狗壮看自己不爽这件事,小陆生自然是心知肚明。

但他却是丝毫不怕。

自从跟着大叔学习了打架,小陆生便愈发壮实起来,身板也有了气力,加上本就是同龄孩子里面的高个子,小陆生越发自信。

尽管几乎天天被大叔揍得鼻青脸肿的,但结束训练之时,大叔这等仙人总会将自己毫发无伤的治好。

所以自己毫无顾虑,越挫越勇。

对于自己好兄弟这段日子从里到外,散发神采的变化,王大倒是看在眼里。

课余歇息之时,王大和小陆生聊天,

“兄弟,听先生说今天是冬至,看着天气可能是要下雪,你家煮饺子了吗?

我娘说冬至这天要和家人一块吃饺子,阖家团圆,围在屋里,热气腾腾的多好。

连我爹这个老头子,今天也要早些下工归家。”

小陆生点头应下,心里却挂记着后山上的大叔,不知道大叔有没有家人。

大叔说自己不是神仙,那也是人,是人就会孤独,冬至不能和家人一块围坐吃饺子,不知道大叔会不会感到寂寞。

散学归家,小陆生帮着娘亲包饺子,说着让娘亲多剁些馅,多擀些饺子皮。

“好好好。”

娘亲体谅,对于小陆生的请求自然是答应下来。

但顺着话头,娘亲说道:

“生儿让娘亲多包些饺子,是不是要给后山那位教你功夫的人家送去。

今日冬至,你去答谢人家也是应该的,不若你再拎几坛酒,好好感谢才是。”

“好嘞。”

得到娘亲首肯,小陆生喜出望外。

当即加快了包饺子的速度,赶着晚饭时候将饺子给大叔送去,好让大叔感受温暖。

山间的小路上,小陆生拎着食盒,还有几坛美酒,迈着大步去寻大叔。

自从被大叔训练,小陆生浑身上下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上山倒是毫不费力,脚步轻快,神清气爽的。

冬日的天气,有寒风刺骨,黑压压的云层堆积,酝酿着的初雪不知何时才下的下来。

今日小陆生打算寻完大叔,早些归家去陪娘亲,不然到时候下起雪来,山路湿滑,总归是走不稳当。

只是今日后山的氛围有些古怪,透露着压抑的气息,雾气愈发浓郁,让人都分不清道路。

以往自己来时,这些雾气便会自行散至两边,开出一条道路来,自己顺着路走,就可以寻到泉水旁的大叔。

可现在,雾气竟是严丝合缝的遮蔽了所有的道路,就连小陆生来时的小道都看不清了。

找寻了半炷香的时间,还寻不见大叔的影踪。

小陆生没了法子,越找越急,高声呼唤也无应答。

可恶,相处了这么些时日,自己还不知道大叔姓名,下次定得问个清楚。

寻寻觅觅,一无所获。

小陆生慌了神,想起来之前,自己和大叔初次相遇的情景。

没办法,赌一把。

小陆生又来到当日去赶集走的下坡处,蜷起身子,怀中抱紧食盒和酒坛子,一蹬腿,朝着浓雾之中滚了下去。

“当!”

的一声响,小陆生停了下来。一抬头,便是大叔所在。

只见泉水旁的大叔盘腿端坐,紧闭双目,眉头紧锁,周身黑红色的光华闪烁围绕。

身旁一尺之内的土地龟裂,大叔的须发飞舞,表情是万分痛苦,阴晴不定。

像是遭受到了极大地痛苦,又像是回忆起什么悲痛欲绝的往事。

小陆生吓得不敢动弹,只能试探着开口,轻声呼唤着大叔,想让大叔脱离痛苦。

“咄!”

大叔张嘴出声,身边的泉水喷涌,一柄锈迹斑驳的长剑自泉口涌出,高高跃起,直直的插入大叔身前,发出昂长的剑鸣。

“啊啊啊啊!”

大叔睁开因为充血而猩红的眸子,周遭的浓雾开始翻滚起来,伴着大叔的嘶吼,越发激烈。

“啊啊啊啊,为什么,该死的!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去!”

大叔已然神志不清,口中不知正在说些什么陈年往事。

大叔起身,伸手拿起身前斑驳的长剑,随着大叔的站立,一股惊天的气息直冲云霄,透到云层之中,搅得云层都开始激荡。

大叔拔剑问天:

“贼老天,你告诉我为什么啊!……仙…….小师弟,师兄对不起你啊!”

大叔的口中含糊不清,周遭狂风大作,蜷缩在一旁的小陆生听不真切,零星的字眼,像是蕴含着什么天大的秘密。

大叔的眼角有泪水划过,开始双手持剑,舞起剑来。

剑影婆娑,大叔的身上黑红色的光华流转,开始无意识的劈砍。

一剑,斩碎远处山崖上的巨石,一剑,拦腰截断了四周百年的参天古木。

“啊啊啊啊”

大叔越斩越快,连斩九剑,汇成一道粗壮的剑气,

“仙!”

大叔痛呼,剑气迸涌而去,撕裂天空的云层,这使得大雪纷纷扬扬的下落。

一时间风雪大作,小陆生抱紧了小脑袋,生怕大叔发狂一剑削了自己。

大叔挥剑,连带着风雪,割开云层之后,大叔的眸子好像恢复了一瞬间的清明,瞧见蜷缩成一团的小陆生。

“啊啊啊,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大家!”

大叔的眼眸再度充血赤红,蓦地腾空而起,冲向高空,飞入厚厚的云层之中,继续挥剑劈砍,搅动风雪。

狂风不止,漫漫飞雪。

小陆生丢下食盒等物,就趁着此刻云消雾散,对着下山回家的路闷头就跑。

“小少爷,您看这风雪大作的,要不然咱们今天就算了吧。”

两个结实的壮年劳工低声下气,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满身肥肉的狗壮。

“不行!”

狗壮抽出一个短短的匕首,摆弄着,

“今天就给他一个颜色瞧瞧,听说他每天夜里都会后山归家,我就用这刀子把他的衣服布料都划烂了,看他服不服。”

两个劳工暗自叫苦,可是又不敢忤逆小少爷。

要是不顺着小少爷的意思,小少爷朝着老爷告状,自己俩饭碗不保,一家老小又该如何。

怪只怪,那小子不开眼,惹怒了小少爷,自己哥俩给他个教训,给小少爷出口恶气也就是了。

小陆生进了村,朝着家的方向奔去。

内心苦楚,想着大叔现在似乎在遭受着极大地痛苦,自己内心焦急却又无可奈何,自然是极度悲愤。

行至小巷,

“呔!”

暗处窜出来两大一小,三个身影。

“野杂种,这回鲍爷爷看你往哪儿跑,今日就把你的衣服绞个稀烂,让你娘缝去吧!”

狗壮使了个眼色,两个劳工向前走去,就要擒住小陆生,交给少爷发落。

“哼!”

小陆生正是心烦意乱,没注意这还埋伏了三人,发现时已然陷入了包围,腹背受敌,进退两难。

一个胆大的劳工率先逼近,邀功似得张开双臂,就要拿住小陆生。

小陆生临危不乱,这种程度的架势已然吓不到他。

只见小陆生猛然下蹲,同时抬起一脚,直踹劳工腰间命门。

大叔有言,敌我实力差距的情况下,就要出其不意,对付男人,这一脚足以使其丧失进攻的能力。

劳工意识到不妙,本能的反应就是撅屁股后撤,哪知小陆生,翻身一滚,临近身下,起腿就是一脚,正中目标。

“哎呦娘也!”

劳工捂着裆部倒下翻滚,站立不能。

解决一个,另一个劳工见这小子不好惹,不敢掉以轻心,上来就使足了力气。

劳工一巴掌直奔小陆生的面门。

小陆生实战经验丰富,摸爬滚打已是一月有余,可是跟着大叔训练,对付这种招数有十余种办法化解。

只见小陆生一个转身,避开劳工的一巴掌,劳工刚想撤手,却被小陆生扳住食指,狠狠一扯。

“哎呦呦,娘呀!”

十指连心,这一下钻心的疼。

小陆生还不罢休,继续前进,一手扳住敌人的食指,另一手握拳,直捣劳工的胃部。

结结实实的一拳,加上小陆生的硬骨头,劳工条件反射的屈身弓腰,小陆生弓腿提膝,又对着劳工的下巴一个膝顶。

劳工哀嚎着倒地不起,只剩下狗壮一人,已被小陆生吓呆了。

差点没尿裤子,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厉害,一个小孩子放倒了两个壮年劳工。

狗壮强壮着胆子,掏出匕首挥舞,却是连手都在抖,小陆生也不多话,速战速决。

大叔说过,战斗没结束之前,一切变故皆有可能。

一个擒拿,夺下狗壮的匕首,

“呲啦”

一刀划开狗壮丝绸的衣襟,露出白花花的肥肉。

狗壮跌坐在地,吓尿了裤子,旁边倒地的两个劳工依旧没起身。

早知道这小孩这么能打,自己就是丢了饭碗也不来,眼下自然是赖在地上趴着,不敢起身。

小少爷自求多福,自己为了一家老小,可得保命。

被踹中命门的劳工抬眼偷瞄小陆生,天空昏暗,飞雪狂风不止。

小陆生,持刀站立,眼神凌厉,小小的身体,蕴含着十分的气力。

身上蒸腾的汗水,冒着白气,竟是连飞舞的雪花都不敢靠近,气势勃然。

                           

原创文章,作者:倪三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6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