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沉默的记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Ф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不再沉默的记忆

小说:悬疑

作者:乌沧

简介:一本日记,承载着一段鲜为人知又惊心动魄的记忆,日记的主人在自己的葬礼上将它“送”到了知名记者楚越的手中。这段记忆,这本日记,会借着楚越之手公之于众,隐藏在阴影下的英雄们的血泪终将不再沉默……

角色:Фǿ

不再沉默的记忆

《不再沉默的记忆》第1章 葬礼上得到的黑色日记免费阅读

快步从殡仪馆出来,我的心情五味陈杂,平时不离手的公文包此刻却感觉比我的心还要沉,就像是装着一块秤砣一般。

我必须快点离开这里,快点回到住所!

我是去参加一个不算很熟的朋友的葬礼,若以正常大家所认为的“朋友关系”来论的话,其实我与他都算不上是朋友,我只知道他的名字,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的职业,只能说,我俩挺谈得来的,要是他没出事的话,继续接触下去应该能成为朋友。

今天的天空很阴暗,厚厚的乌云一动不动的压在头顶。

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内心不会有什么触动,生老病死人之常情罢了,我这人还算看得比较开,更何况这还是一个没什么交集的朋友。但是我错了,也许是受到了现场气氛的感染,也许是灵堂前挂着的那幅黑白遗像。

他叫肖强,他的年龄永远定格在了四十二岁。

遗像上的他表情冷峻坚毅,高挺的鼻梁,剑一般的浓眉,尤其是他的眼神,虽是照片却依然炯炯,在看到遗像上他的面孔时,在与他对视时,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仿佛他并没有离开这个世界,一直在注视着来为他送行的每一个人。

众人一一在棺前行礼,没有人说话,只有哀乐奏响,伴着哀思。

“请节哀,保重……”,将洁白的花束放在棺前,我走向了旁边一直站着的女人,对她说到。

这是肖强的妻子。

我以前见过他的妻子,但我肯定不是这个女人,虽然只见过一面,但这个女人和我印象中的肖强妻子有很大出入。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胸口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手中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向着来送行的每个人颔首回礼。

她说不上漂亮,但她眉宇间的英气竟然与遗像上的丈夫颇有几分相似,眼神更是咄咄逼人。

女人抬起头看了看我,她的表情让我稍稍有些惊讶。她两眼虽然发红,但我却清楚的感觉到,没有丝毫悲伤从中透露出来。

我是一名记者,察言观色是我吃饭的本事,我确信我没有看错。

“您是楚越吧?”对方平淡的问到。

她的语气证实了我的猜测,葬礼我参加过很多,失去亲人,哪一个不是涕泪横流,哪一个不是哭天喊地,如今她的丈夫就躺在那里,而她竟然这般平静,我还真真是头一次遇见,内心也不免对其升起一丝厌恶。

“是我。”当然,我再怎么厌恶也不可能表露出来,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也许他们二人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呢?

我知道,肖强一直没有孩子。

肖强妻子从手中的黑色袋子里掏出一本厚实的黑色笔记本。

“肖强让我交给你的,说是和你约定好的。”她将笔记本递到我的面前。

我脑中瞬时空白一片。

约定好的?我们什么时候有过约定?

肖强妻子见我在发愣,又将笔记本往我身前推了一下,我这才醒悟,赶忙双手接过。

“他是不是……”我拿着笔记本不知如何是好,我怀疑肖强或者是他妻子,是不是记错了。

“就是给你的。”肖强妻子还没等我问出口,似有些不耐烦了。

看着她去迎向下一位送行者,我不好再继续追问,悻悻的走到了一边,加入了送行仪式的队伍中。

冗长的仪式好不容易捱到结束,我赶紧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这才将笔记本打开,一张夹在扉页的纸滑了出来,上边写着几行字,字体刚劲有力,和我记忆中的肖强一样。

“楚越,你曾问过我是做什么的,抱歉当初给你的回答很含糊,可能也一度让你对我有了偏见,我很敬佩你的为人,在认识你之前,我只知道笔是用来写字的,但认识你之后,我才知道,笔才是最有力的武器。”

“即使我们举着再锋利的剑,也无法斩破那一层层的黑伞,但你的笔,却可以轻易将它们撕开,让那些阴暗暴露在烈阳下。”

“不耗一兵一卒,你就可以让那些龌龊无所遁形。心怀正义,你的手便拥有无尽的力量。你是一个很难得的朋友,在这本日记里,记载着我的一朝一夕,我无法和别人倾诉,它便是我唯一能倾诉的对象。”

“我的所有,它都知道。”

落款写着,想撇开谎言与你再重新认识的一位朋友。

我脑中瞬间犹如响起了晴天霹雳。

回忆霎时涌出,这时才想起,几年前,也是在认识肖强之前,我发过一篇稿子,揭露当地地产黑商的真面目,文章一经发出,立马引起了社会上剧烈的反响,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

当然,我的文章也断了某些人的财路,我的家被泼过大粪,车被卸过胎,来路不明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有威胁我的,也有愿意花钱让我删除的。

当时我也想过将文章删除,毕竟我的生活从那时开始简直像翻了天一般。

主任知道后,立刻召集同事们每天在我家周围分组蹲点,赶跑了不少想要找我麻烦的人,事情传开后,在网络上更是收到了大家的支持和声援,甚至有许多人自发请愿来为我保驾护航。

我感动至极,从那以后,只要再接到类似的威胁我一概严词拒绝,因为我有了底气。

其实,那些个黑商都只不过是一些纸老虎,外强中干,你显示出一分弱,他就会显出三分强来胁迫你,但你若是直面他们,毫不退缩,他们反而会退避三舍。

直到现在,我仍然活的好好的,而他们,早不知了踪影。

与肖强认识是在之后的一次亲戚家的宴会上,我的事迹经常被大家作为谈资,他对我赞不绝口,后来又在如此场合碰到过几次,一来二去也算熟了,在一次闲话时我问到他的工作,他却不愿意直接回答我。

一旁的亲戚则大喇叭似的说他游手好闲,快四十的人了还在社会上吊儿郎当,还想攀上人家大记者……

当时我看到他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头都抬不起来。

我从不喜欢揭人短处,便岔开了话题,和大家聊起了别的事,而肖强则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最后一次与他相见,是在三年前,他说他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他对我提到了他工作的事,原来他一直对此还耿耿于怀。

“我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一定大大方方把我的工作向你说出来。”肖强脸上挂着笑容,很天真,像个孩子。

我摆了摆手,笑着回他,“行,那我等你回来,你可要第一个告诉我。”

我只当他是要去外地找工作,当时并没把这个当做一回事,也完全没把这当成一个约定。

而现在,他回来了。

躺在那个木头盒子里回来了。而这件事,他竟然一直挂在心上。

心中一股酸涩直涌上了喉头,手中捧着的这本日记也沉重了许多,它已不再单单是一本日记,它承载着的也不仅仅是文字,而是一个承诺,一个约定,还有他的生平。

小心翼翼的把这页纸重新夹回到日记本里,我翻开了日记本的第一页,怀着一种类似愧疚的心情,看着如他一般坚毅的字迹。

“我知道规定,记日记是不被允许的,但我真的需要一个可以诉说的对象,我一直牢记着自己的使命,自己的任务,多少年来我一直鞭笞着自己从未犯错,这本日记,就当是给自己的奖励吧!”

看完第一行字,我的后背竟然冒出一丝凉意。规定?谁的规定?记日记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为什么在他这里反倒成了一种安慰自己的奖励?

“至少它的嘴,比我身边的人还要牢靠。”

我啪的一声使劲合上了日记,力气之大以至于我的手是颤抖着的,这句话让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连自己周围的朋友都不能信任的人,他的工作会是什么样的?

如此秘密且重要的东西,他临终托人给我,那便是对我有极大的信任,而我与他只是萍水相逢,他不可能仅仅只是为了给我他的承诺!

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打死我都不信,一个将死之人会和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开这么个玩笑。伪造的?更不可能,日记中的字体和扉页的那张纸一模一样,而纸页的内容是他私下和我提起过的,现场没有第三者。

他的妻子?不可能!就算再怎么与丈夫没有感情,应该也不会在丈夫的葬礼上和别的人寻开心吧!

我脑子转的飞快,排除恶作剧及其他,我多半意识到,我唯一能勾起他对我的好感的恐怕只有我这能够戳穿阴暗污秽的身份!

难道是……

双手的颤抖已经传染到了整个身躯,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立刻将日记塞进我的公文包内,拉紧拉链用力的夹在腋下,就像怀揣碧玉却要走在黑暗的大道上一般惴惴不安,我必须赶快回到住处,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日记读下去。

真正的答案就在里边。

我快步走出殡仪馆,心情这辈子都没这么激动难抑过,以至于都没来得及和主人家打招呼。天空已经下起了小雨,而我却几无察觉,只是一心护着公文包低着头疾行穿越马路。

就在我走到马路中间时,突然脖子处一紧,后衣领像被什么用力扯了一下,然后整个人便失去了平衡向后摔去。

在我摔倒的一刹那,一辆货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紧挨着我的脚边呼啸而过,我甚至还听到了驾驶室中司机惊恐的喊叫声。

货车冲出很远一段距离才堪堪刹住,司机探出头来见我没事,这才骂骂咧咧发动起了货车摇摇摆摆的离去。而我像失了魂一样半躺在地上,看着货车愈来愈远。

直到货车消失,慢慢的我才明白过来,是有人拉了我一把,才避免我被那货车撞个稀碎,我缓缓扭过头看向那位恩人。

“虽说身后就是殡仪馆,但你也不能这么急着给人家创收啊……”

                           

原创文章,作者:乌沧,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6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