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魔《大幽护道人》李氏,李泽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幽护道人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有魔

简介:【爽文+争霸+超玄幻】李泽穿越成破落家族的废柴将死嫡子,弥留之际,逆天改命,变成了比他们更凶狠的存在。身世之谜牵扯出惊天布局,儒祖现,万祖出,大道争锋,最后谁能成为赢家?醒来就报仇,灭皇子,闯书山,惊天下……大幽世界,大幽神朝纪元三千年,一个颠覆一切的存在,快速崛起了。

角色:李氏,李泽

大幽护道人

《大幽护道人》免费阅读

两年了。

李泽到这个平行位面已经两年了,记得刚从小蓝球穿越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不就是因为想在人群中多看一眼热闹么,没想到谁家龟孙埋个雷,还没反应过来,人就没了,也是,社会人什么都敢看。

后来,李泽才知道,并不是雷,而是某个媒介。

大幽,这是一个天地初开的时代,并没有如同小蓝球一般的洪荒上古传说,万族如同事先设计好的程序一般导入,出生在了这个世界之中,天地人三界一体,神,人,妖,兽……共存的大千世界。

自万族诞生万年以来,三界之间便存在着一座天秤,它被万族称之为天道,故此称之为天道秤。

李泽刚穿过来,了解一切之后,认为这玩意是个邪门的东西。

很久以前大幽世界,只要是个智慧生物都可以感应天道称的存在,并且可以用一切和他交换,只不过交换物的价值,决定了你交换得到的东西,并且都是有规则限度的。

除了大幽神族,没有其他种族注意天道称,万族讲究的是适者生存,非天定,更何况天道称对一切的辅助并没有逆天的效果。

也许也是觉察到了天道称的力量,在三千年前三界被大幽神族一统之后,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成立了三界天道司,用了不知道什么方法,将所谓的天道称,纳入了大幽神族的控制之下,并且由天道司监护,干的就是天道秤交换的一些事情。

也因为如此天道称能够交换的东西,打破了天地初开以来最大限度。

寿命,生命,天赋,血脉,甚至于血脉秘术传承,有关于万族生存根本的东西被放进了天道称,只要你敢出价,它就敢给!

但凡加入天道司的人,则被外界称之为护道人。

自此为了能够拥有交换的资源,大幽世界坠入了无尽黑暗之中。

用儒道读书人的话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用武道武夫的话来说:狼行千里出肉,狗行千里吃翔,弱肉强食,强者才可成圣。

“泽儿,不管这个世界再怎么对待我们李氏一族,我们也绝对不能逾越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嘴角溢血,染红白衣,灰发沧桑的李山躺在李泽怀中,即将断气的前一刻,还在提醒他无论如何不能逾越。

“规矩?可惜了,我不会继承李氏一族的帝术……”

没错曾经的李氏一族还有一个名称,大幽神族帝儒李氏,而那门帝术,代表着如今大幽世界最顶级的家族传承,没有人能够想到,一个穷乡僻壤的破落家族会有如此惊天的秘密。

若善者,方为笑到最后之赢家,可得天下!

这是李氏的族规,一旦继承了李氏传承下来的帝术,帝儒之心,就必须遵守其带来的族规。

李泽苦笑着,李氏一族从曾经与如今大幽神朝帝族周族一般的辉煌神族,跌落到如今一个小村庄的小族,说小族都算是抬举了,其原因全都在那祖宗规矩上,冥冥有着帝级的家族传承,却受着限制,压根就凑不齐继承所需要的资源。

“去特么的规矩,爹啊,你让我怎么去守那该死的规矩,也许老祖宗在世的时候,李氏一族强者林立,是制定规则的人,帝儒啊,他能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来给家族立下规矩,也未曾想到李氏一族会有即将面临灭族的一刻吧,反正你不是还有着另外一个子嗣么,让他来吧。”

一门帝术传承,对于李泽来说并不稀罕,他有着自己的秘密。

李泽站在李山的坟前,随手扬了手中已经点燃的纸钱,嘴角微微扬起。

放心,从现在开始,来自小蓝球曾经在无数个黑夜中厮杀的王者,想要为自己讨回个公道!

世界已死,那就让它彻底燃烧。

作为前世孤家寡人的黑夜王者,本想感受下有个家的滋味,没有谁知道他对于亲情的渴望,谁知这个世界没让如愿,也许平淡一生才是最难得的奢求。

李泽知道李山死得蹊跷,这两年来,他分析过李氏一族的破灭,在那背后有着一股神秘的力量,不断敲打着,什么仇什么怨,要斩草除根?

“少族长,胡氏一族家主胡超来了。”驼背老仆,慢慢走到李泽身侧轻声说道。

“有点意思,家主刚死,他不赶在祭奠的日子过来,偏偏等入土之后,这个我曾经最好的挚友,还真是巧了。”

在李泽的记忆中,这个胡超,几年前还是街边一个卖梨的少年,因为一次巧合认识了当时势头正强的李氏一族少主,也就是原主。

自此之后,凭借着原主的李氏一族,短短几年在落星村发展成了小族群,也就是那个时候,李氏一族衰败更严重了。

要说如今李氏的没落,和胡超没有任何关系,李泽会相信么?

并且,貌似如今胡超的亲妹妹,胡氏一族的大小姐,还和原主定有婚约在身。

“走,福伯,让我们看看这家伙来干什么?商量亲事?家主刚死,身为嫡子需守孝三年,他不会不知道吧?”说着,李泽拍了拍手上纸钱燃烧后的残渣,转身走向不远处的马车。

“哎,少主节哀啊。”福伯眼中闪过一丝丝凶狠神色,转而微微抬头看了看李泽的背影,眼中充满了关怀的神色,谦谦君子,因为家规严格,透着一股子儒雅气息,若是放在大族之中,可谓上乘子弟,可惜啊。

叹了口气,福伯摇了摇头。

李泽觉察到福伯的举动,上了马车,却是看着他笑道:“福伯,若非凡间疾苦,怎会出绝世圣人,你说连自保都是问题的李氏一族,还做梦想要出个圣人,是不是很可笑?”

“啊?”福伯显然没预料到李泽会说出对于李氏一族叛经离道的话,整个人楞在原地,转而,扣了扣后脑勺,裂开瘸了两门牙的大嘴,憨厚的笑道:“少主,老牛没读过书,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李泽瘪了瘪嘴,变得一脸无趣,放下了车帘。

福伯利索的上了车,赶着这李氏一族如今唯一一匹马,朝着李府驶去,满脸的笑容,他感觉自家少主变了,就刚刚,变了好啊,如今的世道,百无一用是书生,太过软弱,可是活不下去的。

对于这个从小养到大的少主,无儿无女的牛福,可是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

                           

原创文章,作者:有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tzxad.com/read/10676.html